19

作者:夏日
文章名稱:紛飛 (1)
時間:2003年8月17日 23:09:26


剛剛我把自己放進回憶裡時,就像是重新把過去的七年又再活了一次。

可惜的是,這重活的七年,只剩下我,而她已經不在了。

我想經由觸摸去感受她的存在,但我每次伸出手,手指總會穿過她的臉,她依然瞇著眼睛微笑,她依然跟我聊著天南地北的許多事,我依然能聽見她的聲音,但她就是透明的,我觸摸不著。

是的,她已經不在了。

我想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在網路上認識了某些人,然後相識,變成生命中真正的朋友。如果對方是異性,那麼如果彼此有感覺,就會相戀,變成一對真正的戀人。

網路真的拉近了許多人的距離,我跟她就是其中之二。

我想,只看得見螢幕,卻看不見對方的談話方式,真的很適合我這種跟異性說話會緊張、擔心自己隨時可能出糗的人。所以當她出現在網路上時,我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鼓起勇氣對她說了一聲:

「妳好啊,紛飛!」

是的,她叫紛飛,那是她在網路上的暱稱。

她是個很安靜的女孩子,不太多話,通常都只是靜靜地看著別人聊天,當別人問她問題的時候,她會非常有禮貌地回答。

我發現她有一個習慣,就是她喜歡在說完話之後再打六個點,就像「你好……」、「還可以……」、「我不這麼覺得……」這樣。有一陣子我故意學她這麼做,她才發現自己有這個習慣。

「夏日,不要欺負我啦……」我還記得她是這麼回我的。

嗯,我叫夏日,那是我的暱稱。我的朋友知道我在網路上的暱稱之後,通常只有兩種反應,一種是做出噁心想吐的樣子,另一種是真的吐出來。

忘了跟她聊了多久,總之,我們漸漸熟悉彼此。有時候我們會在網路上聊一些日常的生活,有時候我會告訴她我以前在學校發生的事,也就因為如此,我才知道她比我大兩歲。

跟她第一次見面,我們約好了一起去散步,但我從來沒有這樣散步過。

我們之間相隔了一條馬路的寬度,我看不清楚她的臉,我相信她也看不清楚我的臉,那天雨下得很大,我們撐著傘,走了好一段距離,直到她轉過頭來對我揮揮手,然後轉身離開,我才知道,那是要對我說再見。

我因此愛上了她。

當然,我不會告訴她「我愛妳」三個字,這會讓一個女孩子覺得你是神經病。我只是時常在網路上等她,然後問她過得怎麼樣。同一個聊天室的許多朋友都看出我對她有特別的情感,我想她也感覺得到,只是她並沒有表示什麼。

有一段時間,我每天起床就會想起那個在馬路對面對我說再見的女孩子,每天。我每天吃飯就會想起那個在馬路對面對我說再見的女孩子,每天。我每天騎車出門買早餐時就會想起那個在馬路對面對我說再見的女孩子,每天。甚至我每天要睡覺之前,都還會希望她到夢裡來跟我說再見。

渴望再見到她的感覺一天比一天濃烈,濃到我無法控制自己。我甚至三不五時就哼著張學友的歌:「我的愛一天比一天更熱烈,要給妳多些再多些不停歇,讓妳的生命只有甜和美,喔喔,不再難追,全都實現。」

然後我突發其想,寫了一首詩要送給她。

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完成這首詩,我把原稿寫在我已經不用的筆記本上。有一天,我帶著這首已經完成的詩上了聊天室,然後在聊天室裡打出來送給她。



一條路的寬度,決定了我們的世界。
路那一邊的人行道上,有妳的香味。
我在數萬顆雨滴破碎在地上的同時,聽見很清晰的妳的腳步,
雨淋濕妳的裙襬了嗎?為何妳慢了速度?

大雨,紛飛,是老天爺刻意安排的局,
大雨是天,紛飛是妳,而我只是你們之間的一顆棋。
平行的人行道,沒有交界。
終點還有多遠,我情願看不見。

我向老天問了一問,在大雨紛飛的這夜,
如果雨在瞬間就停了,我能不能住進妳心裡面?



我知道這首詩一點都不好,而且顯示出我的國文造詣不是普通的爛,但我真的寫得很用力,這已經是我當時的極限了(或許也是現在的極限)。

後來,紛飛跟我在一起之後,有時會默唸這首詩給我聽,她說她看了好多次,還把它抄了一遍,放在自己的書桌前,「我好喜歡它呀!」有一天,她抱著我,這麼跟我說。

紛飛啊,紛飛,如果只是一首詩就能讓妳這麼開心,那麼我現在把我們的故事寫成小說,在天上的妳,會不會因此而微笑呢?



﹡^_^ ﹡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