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退伍後,我當了幾個月的無業遊民。

我沒有辦法用「紛飛死了,所以我不想工作」這句話,當作不找工作和不想工作的理由,因為我不是。我也不想用「自我放逐」這四個字來形容那幾個月的迷茫,因為我也沒有把自己放逐到哪裡去。

我曾經試著要放聲大哭,但最後卻失敗了,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但在眼淚即將要落下的點上,總是有一種「哭要幹麼」的感覺梗在心口。當梗被移開,或是被破除了,我知道我會哭得很傷心。但梗就是移不開,它就是動也不動。為什麼?我不知道。

我承認,紛飛的死對我來說是一個障礙,一個情緒上的障礙。那個障礙感覺很高,短時間之內,我知道自己可能沒辦法跨越。

我可能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大笑;對本來很喜歡的事物,我可能再也沒辦法抱以相同的熱情。和朋友們的聚會裡,當大家都笑到彎下腰,甚至噴出眼淚來的時候,我也在大笑,但我知道我是陪著他們一起笑的。當我經過信義威秀外面的椅子,卻不再像以前一樣,想坐在那裡看十幾二十分鐘的美女時,我便知道我對許多事情都不再有興趣了。

於是我只是呼吸,只是到處亂晃。我沒有一個想去達成的目標,甚至我沒有設定任何目標。

當媽媽問我要不要回去把研究所念完,我搖搖頭;當爸爸問我要不要去找個工作,我低頭沉默;當朋友問我有沒有什麼打算,我吹吹口哨;當當兵時的同梯問我要不要一起寄履歷表到大公司去,我吐吐舌頭;我的舅舅阿姨嬸嬸姑媽外公外婆爺爺奶奶通通都問過我,到底要不要找件工作來做,不然我的未來會一片淒涼。

我一概的回應是聳聳肩膀,「再看看吧。」我說。

他們之所以會這麼擔心,是因為我每天都在家裡,足不出戶,食不下嚥。我每天除了睡覺跟大小便之外,唯一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紛飛的故事寫在網路上。

其實我本來是在打電動的,我每天在網路上找人廝殺。什麼廝殺?用槍廝殺。那是一款叫作CS的線上遊戲,在遊戲裡,你可以選擇當歹徒或是警察,然後你們會在許許多多的地形或地圖上展開殺戮。你可以買一些槍、一些子彈、幾顆手榴彈跟閃光彈,然後在地圖裡奔跑,看見敵陣營的人就開槍,不過你必須動作快,否則遊戲裡高手眾多,你隨時會被秒殺。

在那款遊戲中,我每天可以殺掉幾百個人,但我也會死掉幾百次。有時候當我看見,我操縱的線上人物中彈,血噴得到處都是,然後當場倒地不起時,我會希望那真的就是我,我真的就死在那裡面。

我想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那麼不懼怕所謂的死亡,甚至我還非常歡迎死神快點來找我,如果真的有死神的話。

因為我總是一直想到紛飛,一直一直。

有一天,在等待CS的隊友上線一起廝殺時,我在網路上到處亂晃,然後晃到一個網站,上頭張貼了許多人書寫的小說。

我看見一部叫作《六弄咖啡館》的作品,這真是個奇怪的名字。作者是一個不小心用了日本筆名「藤井樹」的台灣人。在這之前,我從來沒看過他的作品,甚至我從來就不知道他是個台灣人。

於是,我花了三個小時把《六弄咖啡館》看完。那天,我忘了上線去殺人,我只記得我飄浮在那個故事裡,很久很久。

然後有一天,我剛從睡夢中醒過來,身體唯一有動作的部位是我的眼皮。對,我只是睜開眼睛,然後看著天花板,動也不動,靜靜地,靜靜地。

然後我想起《六弄咖啡館》,我感覺自己仍然飄浮在那個故事裡,於是我聽見心裡的某個聲音說:「為紛飛寫個故事吧。」

然後我連上線,試著把我跟紛飛的事情寫成小說,我想把它貼在網路上,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看得見,我希望就算是不認識紛飛的人,也能知道她曾經活在這個世界上。

但是我光是取篇名,就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我不知道該怎麼取一個讓大家一看見就想點進去看一看的名字,就像《六弄咖啡館》、《我們不結婚好嗎?》、《寂寞之歌》一樣。

後來我乾脆就把篇名取作〈紛飛〉,因為我想不出到底有什麼篇名比這兩個字更適合。

然後我開始寫。



作者:夏日
文章名稱:紛飛 (1)
時間:2003年8月17日 16:58:16


我忘記我是在哪一個聊天室認識她的,我說的是網路聊天室。

那個網站裡面有很多聊天室,聊天室裡又分了好幾間不同編號的聊天室,每間聊天室裡又有二、三十個人。那個聊天室用的系統不是非常好,我有時候會覺得聊天過程卡卡的,因為不是很順……



寫到這裡,我罵了一聲幹,「我到底在寫聊天室評論還是寫紛飛?」在螢幕前,我責難著自己。

於是我刪除了上一篇,再重新寫了一篇。



作者:夏日
文章名稱:紛飛 (1)
時間:2003年8月17日 17:18:33


我忘記我是在哪一個聊天室認識她的,我說的是網路聊天室。
那時我剛考上大學,我的學校在台北。我是個高雄人,所以我在高雄上網,然後在網路上遇到她。我本來不想念台北的學校,但是都已經考上了,所以我也沒辦法。我的學校在一座山下,山上有很多可以泡茶的地方,聽說學校裡有很多美麗漂亮的女孩子,我很期待開學的時候……



「Shit……」我有些不耐煩,「我到底是在寫學校還是寫紛飛?」
懷著些許挫折,我又刪除了這篇文章,然後又重新發表。



作者:夏日
文章名稱:紛飛 (1)
時間:2003年8月17日 17:40:33


我忘記我是在哪一個聊天室認識她的,我說的是網路聊天室。
在那之前,我並不常跟女孩子說話,因為我跟女孩子說話會緊張。高中時,我交過一個女朋友,我要追她的時候連說話都不敢,就只是寫了一封情書給它,而且我還在那封情書裡抄了很多有的沒的,但其實重點只有信件最後,我所留的我家電話跟我的名字……



這次我什麼也沒說了,開始對自己的文字表達能力感到失望,我抓著自己的頭髮,轉頭張望,我在尋找一面適合的牆壁,打算提著自己的頭去狠撞幾下。在那一秒鐘我發現,我從不知道我的作文程度這麼差。

我用很慢很慢的速度,一個字一個字地刪除了這一篇文字,一邊刪除,一邊回想著七年前我跟紛飛的相遇。想著想著,我不自覺地閉上眼睛,接著我想起了一些事情,然後愈來愈多,愈來愈多,突然間,好多好多的回憶一下子全倒進我的腦袋裡。

我終於完成第一篇文章,在那天晚上的十一點。



﹡原來寫東西這麼難……﹡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