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靈魂缺口

靈魂就像一塊蛋糕,四四方方的。
你愛過一個人,你就會分出一部分的靈魂給他,
像是蛋糕剝去了一小片。
如果他也愛你,那麼他就會分出一部分的靈魂給你,
像是給你一小片蛋糕。

這一來一往之間,那一小片蛋糕的施與受,總是會讓你的靈魂恢復原狀。
如果你愛上的人並不愛你,那麼你的靈魂,就會出現缺口。

因為已經給出去的靈魂,永遠要不回來了。




06

有個留學英國的同事曾經在聊天時提到,英國人非常非常注重生活品質,舉凡那些看起來很爽的活動,對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例如網球、滑雪、巧固球或是高爾夫球等等,他們通常早上十點才上班,下午三點一到,辦公室裡就看不到幾個人了。那他們去了哪裡?他們都在街邊的露天咖啡館吃下午茶兼聊是非。

就是因為英國人真的太閒了,我甚至懷疑,他們可能閒到曾經在路邊抓兩隻螞蟻來互咬,可能也就因為他們實在太閒了,所以英國人常會做一些莫名其妙的研究,例如住在北半球的人是不是比住在南半球的人長壽?一個人一輩子大概會說幾句話?人一輩子大概會上幾次廁所?或是人一輩子大概會喝幾杯咖啡等等,他們的研究調查項目可說是無奇不有。

有一天,我在奇摩新聞上面看到英國人又一次無聊地做了一個最新研究,「人一輩子會說八萬八千次謊,大部分都是出於善意」,這讓我差點從辦公室的椅子上跌到桌子底下去。

這到底怎麼研究的呢?這到底怎麼計算的呢?

那天吃晚餐的時候,我把這個研究告訴雅芬,她聽了之後笑得很開心。

「有這麼好笑嗎?」我不解地問。

「是啊,」她摀著正在嚼食食物的嘴巴,「你不覺得嗎?」

「我不知道哪裡好笑。」

「你想一想,他們不只能計算謊言的次數,還能測出那謊言到底是惡意還是善意呢!」雅芬瞪大了眼睛。

我明白她的意思了。雅芬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是可以被測出來的,即使是非常非常微小的事情也一樣,但我卻想不通,心裡的想法與意念能被測出來嗎?

有個叫藤井樹的傢伙,他除了在網路上寫小說之外,每個星期也會在時報週刊上面寫專欄,他曾經在專欄裡提到一本叫作《萬物簡史》的書,裡頭記載著,科學家們推估,大概有三百億種生物存在(或曾經存在)在地球上。而現在人類所知的大概有一千兩百萬種生物已經被發現且命名,科學家相當保守地估計,大概還有一千萬種生物尚未被發現及命名,而牠們跟我們一樣,都是地球公民,跟我們一起享用著地球資源。現在,全世界的人口大約是六十五億,聽來很多對吧?但是,跟一些比人類要小個幾千幾百倍的某些生物相比,人類的數量,牠們可不放在眼裡。生物學家曾經估計,這世界上至少有四百兆隻以上的螞蟻,而我們都覺得噁心的蟑螂,數量則是螞蟻的六十倍。

所以,要測出什麼樣的數字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人心無法測量」。英國人說人一輩子說謊八萬八千次,大部分都是善意的,我想我必須對這個研究打一個很大的問號。

我從小到大說過幾次謊?我根本不記得。但如果你問我有沒有說過謊?我會非常誠實地告訴你:「有,而且很多。」

我曾經跟媽媽說我要去補習,但卻蹺課去打電動,回家後知道補習班導師打過電話來表示關心,結果我被打得亂七八糟。

我曾經跟爸爸說我要去買書,錢拿了之後跑去打電動,回家時手裡一本書都沒有,錢倒是已經花光光,我再一次騙他說我被壞孩子搶劫了,搞到爸爸說要去警察局報案,我才把實話說出來,再一次被打得亂七八糟。

我曾經跟外婆說我要跟同學去圖書館看書,結果我跑去打電動,打到過了晚餐時間還沒回家吃飯,外婆很著急地跑到圖書館找我,好死不死當天圖書館休館,回家後的命運不需要多講,我又一次被打得亂七八糟。

我曾經跟老師說我肚子痛兼頭痛兼手腳都痛兼全身痛痛痛,裝出一副快死掉的樣子向老師請假,老師准假之後目送我走出校門口;而我,一離開老師的視線立刻就什麼都不痛了,還直接奔往電動玩具店,結果當晚老師打電話問我媽媽我有沒有好一點,事跡敗露的結果,讓我再次被打得亂七八糟。

我舉這些例子不是要勸說各位不要去打電動,而是想驗證,當我們都還只是個孩子時,一定都曾經說過謊。

那長大後的我們就不說謊了嗎?

曾經,好朋友甲找我一起到海產店吃吃小菜喝點小酒,我告訴他我有工作在忙,沒辦法陪他一起去喝酒,但其實當時我跟某個女孩子在汽車旅館裡,正準備要洗澡。

曾經,好朋友乙打電話給我,說他突然急需一筆錢,要我周轉他五萬塊,我告訴他,雅芬管我的錢管得很緊,我沒辦法借他,但其實我的錢永遠都在我的掌握中,我銀行的存款金額是五萬塊的二十倍。

曾經,好朋友丙要我跟他一起去打高爾夫球,我告訴他,我正在跟朋友講正事,但其實我那個時候宅在家裡,跟某個正妹MSN。

曾經,好朋友丁要我去他家一起吃晚飯,他說丁太太的廚藝終於有了大大的進步,我告訴他我沒辦法去,因為我人在高雄,但其實我已經買好電影票,正坐在威秀影城外面的椅子上等開演兼看辣妹。

曾經,中誠打電話來,要我跟他一起去某間新車展示場看新車發表,我告訴他我發燒生病,但其實我在家裡玩X-Box360的三國無雙,那時我正在打全天下最無敵勇猛的狂將呂布。

順帶提一個小祕訣,打呂布的時候,如果跟他硬碰硬,肯定會在兩秒鐘之內被秒殺,所以玩家可以直接騎馬撞死他,不過大概要撞個二十次,才能把他撞倒陰曹地府去。

抱歉,我離題了。

長大之後的我依然在說謊,所以請原諒我直接預設了其他人的立場,我相信長大後的每個人依然保持說謊的習性,大家都一樣。所以,回首活了三十個年頭的我,除了還不會說話,和還不知道什麼是說謊的孩提時期,我已經說了二十多年的謊了。

我對很多人說過謊,包括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還有我的女人。
對女人說謊其實是一種自殺的行為,但很慶幸地是,我還活著。不過自從我看見女人被欺騙之後,所流下的眼淚比任何時候都要滾燙時,我就告訴自己,我該對她們絕對地誠實。



﹡那也是對自己誠實。﹡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