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我和阿澈相偎著,坐在淺水灣的沙灘上,學長將我抱在懷裡,喃喃的在我耳邊低語。

        學姊和佑齊學長又去散步、踩浪了。

        我想起白天在圖書館前發生的那些事。


 

        「拿去吧!這是你的手環。」我把絨布盒塞回他的手上。

        「妳……還是不願意接受嗎?」學長的淚,無聲無息的落下來了。

        「學長,我怕我做不好你想預見的模樣,成不了你的鑰匙,解不開你心中的那道密碼。」我低下頭,不忍心看見學長傷心的模樣。

        「可是,只有妳才是唯一的鑰匙啊!我不想要讓別人來取代了妳的位置,這樣,我會不快樂的。」

        「那麼,你願不願意親手替我戴上那只手環,然後,指引笨笨的我,去豐富你的生命?」我輕輕的用著他聽得到的聲音呢噥著。

        「妳說什麼?」學長不可置信的反問我一遍,眼睛睜得又圓又大。

        我知道,他聽見了我的請求了。

        「好話不說第二遍。」我捉弄他的說著。

        然後,我看見學長手忙腳亂的打開盒蓋,取出腕環,顫抖著手的將腕環套在我的手上。

        戴好後,學長還是不敢相信的又開了口:「妳真的願意嗎?」

        我不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盯著他看。

        然後,就在他又要開口之際,我的唇封住了他的口,蜻蜓點水似的印上了一記吻。

        「是的,我願意。」我像是在教堂對著即將成為自己的另一半的男人似的宣誓著。

        接著,我在阿澈學長的懷裡,嗅到了幸福的味道……


 

        「妳今天不是去見妳同學嗎?」學長的呼吸氣息,逗弄得我脖子上一陣癢。

        「嗯。」我哼著。

        「那妳怎麼跟他說啊?」

        「我沒有跟他說什麼啊!我只拿了一封信給他而已。」

        「喔?內容是什麼?」

        「嗯……我想一下。」我故意賣關子。

        「別裝傻,快說,不然我哈妳癢喔!」學長語帶威脅的。

        說著,他竟真的開始搔我癢。

        「哈哈……啊!我說、我說!」我求饒的大叫。

        「快說。」

        「我跟他說,我很喜歡他,但是這樣的感情卻不是愛情,因為即使是深深的喜歡,終究還是只是喜歡,不是愛,所以,我想要跟他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沒了。」說完,我裝可愛的對著學長眨眨眼。

        「嗯!就好像我對妳的是一種愛,不只是喜歡而已,而愛不管再怎麼淡,終究還是愛,是比深深的喜歡更高一籌的感情,對不對?」

        我點點頭。

        「那你對我的,究竟是深深的愛,還是淡淡的愛?」

        「笨蛋,這還用問嗎?如果不深,怎麼會這麼痛苦呢?」

        「我又沒有看到你痛苦。」

        「因為我太愛妳啦!所以,所有的苦我都要自己揹,不要讓妳承受著跟我一樣的苦楚啊!」

        學長噁心叭啦的話,聽在我耳裡,還挺窩心的呢!

        「啊!流星,快許願。」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流星呢!

        等我許完願後,抬起眼,卻接觸到學長睜圓了的大眼。

        「你有沒有許願啊?聽說對著流星許願,願望都會成真耶!」我完全沒根據的說著。

        「我是妳的流星。」學長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

        「啊?」

        「我說,我是妳的流星,所以,妳只要向我許願,所有的願望,我都會去幫妳達成的。」

        在他眼裡,我看見了雋永的永恆,還有幸福的模樣。

        我突然想起一句話:「高空飛翔的愛情,總是容易孤單,因為飛得太高,反而看不清幸福的模樣。低空飛翔的愛情,卻常會遇見幸福,因為幸福常常就在你我身邊垂手可得的地方盤旋著。」

        如果可以,我一定要把你這顆流星,永遠握在手心,不再隨意丟棄……



 

 

從你眼中,我看見了幸福的最原始面貌

 

 

                                                                                                                                        全文完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