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和阿澈學長手牽著手出現在我住的宿舍門口時,靜雅學姊和佑齊學長,就像是在廟口看到熱鬧廟慶般的興奮。

        「你們、你們……哇啊!喂!我有沒有眼花啊?」學姊像統一發票中了兩百萬似興奮的揪著佑齊學長的衣領直晃。

        「喂喂喂!女人,我、我快窒息了啦!」佑齊學長扯著喉嚨喊著。

        「快說快說,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學姊蹦蹦跳跳的衝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直晃。

        「喂喂,妳不要那麼粗魯的搖我老婆的手。」阿澈學長看不下去的大力朝靜雅學姊的手打下去。

        「喂!雖然你是我兄弟,但你也不可以欺負我的女人啊!」這回換佑齊學長跳出來說話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他們兄弟鬩牆,有點好笑。

        「喂,是你的女人先碰我老婆的耶。」學長義正詞嚴的。

        「那是她們女人的事,你一個大男人,插什麼手啊?」佑齊學長反駁他。

        「我老婆的事,就是我的事!」阿澈學長大義凜然的說著。

        「欸!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大色鬼,現在有了女人,就忘了我們對著廁所盟誓的兄弟之情啦?」

        「我才沒有忘記我們的兄弟之情。」

        「早知道你是這種人,當初就不應該幫你的忙,害得我還好說歹說的要我的女人犧牲著喝點酒,然後藉酒裝瘋的幫你跟季曦說出那些話……」

        「什麼意思?」我聽得一頭霧水。

        「欸……」阿澈學長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來。

        「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我不懂的看著他們大家,我怎麼覺得,所有的人好像都在隱瞞我什麼似的。越看越可疑。

        「好啦!跟她說沒有關係啦!反正他們現在都在一起了。」學姊看著我,接著開口說著:「妳還記不記得我前幾天喝得醉醺醺的回來,然後拉著妳說我遇見阿澈學長和那個女生的事?」

        我點點頭。

        「其實那是我們騙妳的,因為我們覺得一定要有人點醒妳,不然,妳都一個人在那裡笨,根本看不見我們大家的用心,所以,那天晚上,我們三個就說好了,要合演一齣戲,然後,我就被推派出來喝了一點酒,讓身上充滿了酒味,再假裝醉醺醺的拉著妳說那堆話,看看妳會不會因此而被我們點醒……還好,妳果然不負眾望的回頭了。」

        我睜圓了眼,看著他們三個人。這麼說,我又被耍了一計了,是吧?

        「學妹,對不起喔!妳不要生氣,其實我們也不是故意要騙妳的,只是覺得既然要下藥,不下猛一點的,是看不出藥效的……妳別生氣喔!」學長輕聲的哄著我,然後不顧其他兩對眼睛在看的,在我臉頰上印下一記吻。

        「對嘛!學妹,我們這麼做,是在幫妳找回妳要的幸福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而且,滴酒不沾的我,還為了妳破戒喝了幾口難喝得要命的生啤酒呢!」

        「對啊!我的女人可是很偉大的咧!妳就別生氣了吧!」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為彼此脫著罪,在這種情況下,叫我怎麼生氣得起來?

        「好!我不生氣,不過……」我扯著詭譎的笑。

        「不過怎樣?」阿澈學長率先開口。

        「不過,阿澈必須為你們的欺騙行為付出代價。」我睨了站在我身邊的阿澈一眼。

        「那有什麼問題!是吧,阿澈?」佑齊一臉慷慨就義的表情。

        「啊?我、我能說什麼?」阿澈學長一臉驚慌的。

        「說出妳的條件吧!學妹。」靜雅學姊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著。

        「幫我做一整個學期的所有報告。」我得意洋洋的睨著阿澈學長。

        「那有什麼問題?喔?是不是啊,阿澈?」佑齊學長事不關己的大聲嚷嚷著。

        我看見阿澈學長逐漸鐵青的臉。

        「你當然沒問題啊!有問題的是我耶!你懂什麼?」阿澈學長氣急敗壞的吼回去。

        整間宿舍瞬間鬧哄哄的,那樣熱鬧的氣氛,也引得我笑開臉來了。

        如果,這就是幸福的模樣,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用防腐劑,讓這樣的幸福永久保持,永不腐壞?



 

 

原來,幸福就在你我身邊垂手可得的地方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