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學校校門口時,已經是十一點零八分了。

        我上氣不接下氣的奔向圖書館,手上握著的,是阿澈學長送我的腕環絨布盒。

        終於,我看到阿澈學長了。

        他一個人,垂頭喪氣的坐在館前的階梯上,從我的角度看去,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

        我努力的平穩住呼吸,然後,輕步的走近他。

        似乎是一種心電感應,阿澈學長在我才踏出第三步之際,轉頭往我的方向看來。

        瞬間,他呆楞住了,表情變得痴痴傻傻的。

        看到他,我的心跳還是習慣性的亂了頻率了。

        「妳終於來了。」學長裂著嘴,扯著笑,還是我習慣的模樣,還是我認識的笑容。

        我點點頭。是的,我來了,來把你贈我的高貴禮品退還給你。

        「我還以為妳不會來了……」

        是誰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在我面前的阿澈學長,居然眼眶一紅的就流下了兩行清淚來了,是太高興的緣故,所以喜極而泣了?

        「妳讓我等好久了。」

        站在我面前的,是我一直想要見他一面的學長,是曾經把我的心情弄得很糟的學長,是曾經讓我哭得亂七八糟的阿澈學長……

        我突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於是,我伸出手,掐了學長的手臂一下。

        「哇啊……好痛喔!學妹,妳幹麼捏我?」學長撫著他可憐、無辜,卻遭受迫害的手臂。

        「我只是想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還好不是!」於是,有一朵笑容,慢慢自我嘴邊綻放開來。

        「可是,那也沒有必要要捏我啊!」學長哀怨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想痛的是自己的手。」我自私的說著。

        「算了!與其被妳遺棄,倒不如就讓妳這樣欺負一輩子來得好。」

        我低下頭,看著手上那只絨布盒。

        學長順著我的眼,也看見了那只絨布盒了。

        「這個……」阿澈學長用著充滿疑問的口氣。

        我很快的抬起眼,瞄了他一下,看見了他面如死灰的表情。

        「學長,這個,是拿來還你的……」

        學長突然不說話了,神情變得嚴肅,不再佈滿笑。久久,他才開口打破這個懾人的沉靜。

        「什麼意思?」口氣中,夾帶著一絲冷冽的氣息,寒得徹骨。

        「學長,你還記得你寫給我的那張紙條嗎?」

        紙條裡是這樣寫著的:『我的心裡有組尚未被解開的密碼,那條手環,及妳,是解開這密碼的唯一鎖匙,當妳戴上它,走近我的時候,密碼便會被破解,並且,妳將會得到我永不棄離的一顆心。』

        學長點點頭,「我怎麼會不記得呢?為了寫那幾個字,我揉掉了幾十張的紙,為的就是希望那些字句能夠感動妳,能夠把妳那顆不肯安然佇留的心,牽引到我身邊,可是,妳終究還是飛出去了,等待的結果,我還是只能遠遠的看著妳,連一步的距離,都跨不出去……」

        我看見了學長眼中的淒楚,但是,我還是把這只深藍色的盒子塞回他的手中了……

        在給答案的同時,我也需要對方所給的答案。



 

 

如果步向幸福之前,必須先經歷艱厄困苦,那麼,為了你,我是什麼都可以無所謂的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