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一早,我就在陽光很好的天氣裡,騎著我跟靜雅學姊「強借」來的機車,前往大安森林公園。

        到的時候,才九點四十五分,我想我是早到了些,但沒想到,吳鄞勛卻早就在我們約定的地方等我了。

        「嗨!」他對著我微笑,溫溫暖暖的笑。

        「嗨。」我也不甘示弱的笑了回去。

        「其實我還蠻緊張的。」想不到我的白馬王子會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我只是笑,沒有回話,其實,我自己也緊張得要命。

        早上要出門時,學姊硬是不肯把機車借我,她說她才不想「助紂為虐」呢!

        我發現她總是把成語用在不對的地方!

        學姊跟阿澈學長似乎是一個鼻孔出氣的,她覺得我沒有來會吳鄞勛的必要,因為,阿澈學長是比他更值得珍惜把握的人。

         可是,我實在不想當一個會食言而肥的人,所以我還是來了。

        我們找了一個有樹蔭的地方坐了下來。

        「好了,妳可以告訴我,妳的答案了吧?」吳鄞勛的笑容裡,滲著些緊張的氣息。

        我揚著笑,心裡卻想著阿澈學長。

        昨天晚上,學長在電話裡一直央求著,要我別來會吳鄞勛,他說,他要在同一個時間裡,約我在學校的圖書館門口碰面。

        但是,我卻選擇來大安森林公園,選擇親自帶來我的答案給吳鄞勛,卻不管一直痴痴的守候著的阿澈學長。

        我從小背包裡,取出一封折得四四方方的信,把信交給吳鄞勛。「在這裡面,有我的答案。」

        吳鄞勛伸手來取走我手上的信時,卻不經易的碰觸到我的手了,他的指尖冰冰冷冷的,像冬夜裡的冰棒一樣。

        他把信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襯衫左側的口袋裡。

        「吳鄞勛,我想告訴你一句話……」天知道,我的心臟因緊張,而快要停止跳動了。

        「好,妳說,我在聽。」吳鄞勛的神態像個王子般的從容。

        「我想謝謝你,謝謝你這麼用心的對我好,這麼用心的把快樂播植在我的生命裡,這麼用心的傾付自己的感情,以後,也請你多多指教了。」

        在心裡,我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

        吳鄞勛點點頭,也毫不吝嗇的送給我一個開朗的笑。

        然後,我站起身來。「那麼,我要走了喔!我還有事。」

        「好。」吳鄞勛還是點頭。

        我看見了他眼中的捨不得。

        「再見。」我朝他揮揮手,然後,快步的跑向我停放機車的地方。

        我跑得很急,急得有點快跌倒了,我必須快點到圖書館去,去把學長送我的腕環還給他。

        如果一切都該結束的話,我想要結束得更徹底一些,不能留有任何脈絡可尋的痕跡,不能讓自己的心輕易的就被挑動……



 

 

你說:不要管周圍的一切,只要直直的朝你走去就好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