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途中,我一直呈現恍惚的狀態。

        吳鄞勛在停紅綠燈時,轉頭跟我說了很多次話,我都沒有答腔,整個人亂得不得了,腦裡一直定格在剛才在戲院門口所看到的那個情景。

        怎麼會這樣呢?我居然在台南看到了阿澈學長!

        那個一直躲著我,任由我在校園裡仔細從人群中怎麼樣搜尋,也搜尋不到的阿澈學長!

        那個一直避著我,任由我怎麼從佑齊學長口中套話,也套不出個所以然的阿澈學長!

        那個一直纏著我,任由我怎麼趕,也無法將他的影像從記憶中趨趕出境的阿澈學長!

        那個一直煩著我,任由我怎麼理,也無法將自己對他的感情理出個所以然的阿澈學長!

        看到他的那一瞬間,我的血液在‧一秒裡全都往腦門衝,讓我頓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學長原先並沒有看到我,只是和站在他身邊的那個有著瓜子臉、白晰肌膚、圓滾大眼、黑亮長髮的美女談笑著。

        那一刻的阿澈學長,是我所陌生的阿澈學長。

        因為,他的臉上掛著斯文親切的微笑;他的眼裡塞滿溫暖寬容的柔情;他的全身散發著一種迷人的書卷氣息……那是我不曾熟悉的阿澈學長。

        那一刻的阿澈學長,是能夠觸動我心弦的阿澈學長。

        我不知道,是不是思念把一切的缺點都填平了,把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美化了,所以,我才會摒除舊見的覺得他的美好?

        然後,就在幾秒鐘後,學長也發現我了,他的臉上揉合著震驚與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定定的望著我,那種眼神,像是要把我的身影望進心裡、嵌進腦裡似的。

        有幾秒鐘的時間,我們就這樣靜靜的對看著,誰也沒有說話,誰也沒有對誰微笑,誰也沒有向誰招手,就只是這麼靜靜的看著。

        我不知道學長的感覺是怎麼樣,我只覺得我的臉不可抑制的滾燙了起來,心裡像是有驚濤駭浪般的不停拍擊著,腦裡亂哄哄的。

        有種叫做失落的感覺,迅速的包圍了我。

        「……季曦?」開口喚我的是吳鄞勛,不是我所希望能張口叫住我的阿澈學長。

        我的腳像被石化了一樣,移動不了;眼睛像被點穴了一般,轉動不了。

        「季曦?」

        這一回,聲音又近了一些,然後,我感覺我的手臂被一個大大的手心握住了。

        「怎麼了?妳不舒服嗎?」吳鄞勛的臉湊到我面前,臉上塞滿關心。

        「喔……」我像是突然被驚醒似的盯著他:「沒、沒事。」

        「走了喔!時間不早了,要送妳回家囉。」吳鄞勛看見我呆呆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我輕聲的應著。

        然後,跟在吳鄞勛身後走,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著,心跳隨著離阿澈學長越來越近,而跳動得越來越劇烈。

        經過阿澈學長身邊時,我忍不住的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卻發現,他也正一瞬也不瞬的睨著我。

        那樣專注的眼神裡,有著深深的絕望,與一種類似透澈的覺悟。

        我必須承認,那一剎那間,我的心是很痛、很痛的,像是有人用著一個巨大的釣魚鉤,用力的插進了我的心臟,然後,在鉤上綁著釣魚線的那一頭,狠狠的拉扯著一樣……那種痛,是種讓人昏眩的痛!

        我不想說我對學長完全沒有感覺,因為,我如果這樣說,那是在騙大家、騙我自己。

        可是,如果說我愛他,又太果斷了些;因為,我對他明明還沒有那麼深的感情。

        只是,在見到他身邊的那個女孩子的那一刻,心裡有種酸酸的感覺,像是整顆心都被泡在百分之百濃度的純檸檬汁裡,酸得讓人想掉淚。

        於是,在返家的途中,我整個人都不對勁了,整個腦子裡,全都塞滿了阿澈學長的影像,及他失望的眼神。

        想著想著,淚水又開始在眼裡紛飛了……


 

 

告訴我,這樣深切的喜歡,就是所謂的「愛」嗎?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