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哪裡咧?」吳鄞勛帶著笑的望向我。

        我聳聳肩:「都好。」

        其實現在的我,被那個叛徒萍搞得一肚子氣,根本哪裡都不想去。

        「那就去新光三越逛逛吧!」他提議。

        「好。」

        不知怎麼的,面對他,我就會變得很拙,一向伶俐的嘴,就像被人塞滿了東西一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不知道要怎麼去拒絕他的邀約。

        因為,我一看到他略帶憂鬱的表情,就會變得很沒轍。

        我們從一樓的名品館,一層一層的逛到了十三樓的文化會館,又從十三樓的文化會館逛回了地下一樓的青少年館,然後在地下二樓的美食館解決晚餐。

        吳鄞勛還是一樣的不多話,在他面前的我,也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一點都沒有平日的活潑吵鬧,行為舉止像個出身家教良好的好人家女孩。

        但是這樣的相敬如「冰」,卻讓我有種如履薄冰的感覺,小心翼翼的,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的扮演著連我都覺得是超高難度演出的自己。什麼時候,我才能像在阿澈學長面前一般的肆無忌憚的和他叫囂拌嘴呢?

        要扮演一個連自己都陌生的角色,真的很辛苦。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妳在我面前,好像很緊張耶!」吳鄞勛在嚥下一口牛肉麵後,優雅的坐在我對面對我笑著。

        我差點被我口中的拉麵給噎到!

        「沒、沒,咳咳……可能是不太……咳,不太熟吧!」說完,我又大咳了三大聲。

        「其實我想跟妳說的是,妳可以放輕鬆一點,我又不是什麼怪物,不會吃了妳,妳不要怕我。」

        他的笑容,還是一樣的迷人,還是一樣的會讓我忘我失神。

        我突然想起江美琪有一首歌叫「迷魂陣」,裡面有段歌詞是這樣說的:『我走進愛情的迷魂陣,看見你迷人的笑容就會失神。』

        一直以來,我覺得我對吳鄞勛的感覺,就像歌詞中所寫的一樣。

        「好。」我心虛的點點頭。

        怎麼可能嘛?看到他,我的手腳就會不可控制的發抖,怎麼可能放輕鬆?

        他又是從容的一笑。

        「等一下去看電影,好不好?」吳鄞勛的口氣淡淡輕輕的,像催眠曲。

        啊?不好!我想回家找那個叛徒萍算帳!

        「好!」我的腦已經控制不住我的嘴了。

        只要在他面前,我就會亂了陣腳,就會做出一些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事。

        現在,就算是對自己生氣,也於事無補了,因為我的嘴已經不聽「腦」話的答應了他的邀約,所以,也只好任由他帶我往電影院的方向前去。

        到達戲院時,我們剛好趕上六點五十分場次的那場電影。

        看的片名我已經忘記了,因為我想看動作片,但吳鄞勛沒有問我的意思,就自顧自的去買了兩張一部文藝片的票,然後才跟我說:「看這個好嗎?妳們女生好像都喜歡看愛情片說。」

        接著,又用他那充滿危險的迷人笑容誘惑我。

        我能說不好嗎?如果是你們,你們會開口跟他說:「不好!我不想看這種哭哭啼啼的片子,我想看那種打打殺殺、不會讓人想睡的動作片,你把票拿去換。」

        這種話,我說不出口!

        所以,只好撐笑的走進戲廳裡,用一半的精神看片子,一半的精神偷偷打盹。

        至於片子的劇情是什麼,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因為我不大看電影,認識的電影明星也有限,除了一些比較有名的,像:珊卓布拉克、茱麗亞羅勃茲、梅格萊恩、阿諾、布魯斯威利、史蒂芬席格之外,我一律不認識。

        所以,你如果要問我片子是誰演的,對不起,我還是不知道。

        終於撐了兩個鐘頭,走出戲院時,已經是九點多了。

        我走在吳鄞勛的後面,趁他不注意時,偷偷的打了一個哈欠,順便伸個小小的懶腰,又揉了揉我累得快睡著的眼睛。

        就在我揉完眼睛時,卻被站在我眼前的那個人震懾住了!


 

 

世界,是不是真的很小,小到連思念都無所遁形了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