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恓惶的露出一個不自然的微笑:「說不定、說不定……我是喜歡上別人了。」

        「誰?是誰?」江曉萍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一個學長。」我不確定的說著,想起阿澈,心跳還是會亂了頻率的。

        「帥嗎?高嗎?有錢嗎?」

        「喂!妳不要那麼膚淺,好不好?」我又瞪了她一眼。

        「唉唷,這是我的擇偶三大要素,缺一不可的。」

        曉萍從小就一直想要嫁入豪門,過著那種不知民間疾苦的少奶奶生活。

        雖然我曾很好心的跟她說過「一入豪門深似海」的可能悲慘生活,但她還是很天真的說著:「深似海就深似海嘛!能夠在鈔票海裡游來游去,就算溺斃了,我也心甘情願。」

        想不到事隔多年,她當初的宏願還是沒變。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妳拒絕了吳鄞勛?咦?可是,吳鄞勛他妹說他每天都去找妳耶!該不會那女人是在晃點我的吧?」

        「我沒有拒絕他,他也確實是每天都來找我。」我輕描淡寫的述說。

        「哇……妳腳踏兩條船喔?難怪看起來這麼累。」她誇張的低聲叫著。

        「妳有病喔?」我又送了她一個白眼:「我是那種能夠腳踏兩條船的料嗎?」

        「嗯,的確,妳是沒有那種本錢。那妳……」

        「我沒跟學長在一起,也沒有答應要跟吳鄞勛交往。」

        「啊?這麼瀟灑?!兩個都不要喔?」

        「這關瀟灑什麼事?是學長不見了,而我又不想接受吳鄞勛的感情。」

        「不見了?是跟別的女生跑了?還是妳想當人家的第三者,打算來個橫刀奮愛,把人家嚇跑了?」

        「喂!妳腦筋正常一點好不好?別老是說一些五四三的。」我無力的吼她。

        「那不然妳學長幹麼要躲起來?」她又問。

        「因為我拒絕他了。」

        「啊妳不是很喜歡他嗎?」她一臉不解的表情。

        「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歡他,只不過,我常想到他這個人就是了。」我淡淡的說著,像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

        「這樣就差不多是了啦!」江曉萍邊說,邊舉起左手,瞄了一眼腕錶。

        「幹麼?妳和別人有約喔?」我啜了一口奶茶後,問她。

        「欸……算是,也不算啦……」她支支吾吾的。

        「到底是不是啊?」我說過,我最討厭別人考驗我的耐性了。

        「我、我約了一個人。」她緊張兮兮的說。

        「幹麼這麼緊張?不會是妳暗戀的對象吧?」我好笑的盯著她緊張的臉笑。

        「欸……季曦,我們算不算好朋友啊?」

        「廢話!套妳一句話, 熟得都快爛了。」這麼問,該不會是要我幫她追夫吧?

        「可是我怕妳看到那個人,妳會昏倒耶!」

        喔?這我可好奇了,不會是她喜歡的對象,正巧也是我認識的人吧?

        「又不是我喜歡的人,我幹麼昏倒?妳自己撐著點就好了啦!別等一下『咚』一聲的就昏過去就好了!」

        「我是撐得住啦!但我怕妳會撐不住。」

        呃?我越來越好奇對方是誰了。

        「到底是誰啦?」

        「等一下來了,妳就知道了。」她還在賣關子。

        「妳跟他約幾點啊?」

        「四點。他應該快來了。」江曉萍往樓梯口張望著。

        瞧她那副緊張兮兮的模樣,我忍住笑,用吸管不停的在乘著冰奶茶的玻璃杯裡畫圈圈,繞成一個小小的旋渦。

        想不到江曉萍這個眼睛長在後腦杓的女人,也會有暗戀別人的時候!我倒要看看那個人是不是真的符合她的「擇偶三大要素」。

        四點到了,有個人準時的從樓下走上來。

        看到那人時,我果真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居然是吳鄞勛!

         「妳?妳、妳……」我的舌頭又打結了,想不到吳鄞勛居然是江曉萍暗戀的對象。

        他帶著笑的朝我們走過來。

        曉萍臉上也漾著笑,但那笑裡有種大難臨頭的不知所措。

        「江曉萍,謝謝妳。」吳鄞勛走到我們身邊,坐在我旁邊的那個空位上,揚著貴族般的笑,對曉萍道謝著。

        啊?什麼意思?謝謝江曉萍喜歡他嗎?

        我一頭霧水的盯著他們兩個人看。

        「不客氣、不客氣,你們慢玩啊!我先走了。」說完,她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看江曉萍要離開,我不經思索地一個箭歩就衝過去,拉住她的手臂,低聲的問著:「搞什麼鬼啊?妳不是要跟他告白的嗎?」

        「我有說我要跟他告白嗎?」她反問我。

        呃,好像沒有。

        「是他叫我幫他約妳的啦!」她笑嘻嘻的:「即然灰姑娘等到王子了,那壞後母就要退場囉。」

        說完,她又轉頭向吳鄞勛揮了幾下手,然後假裝完全無視於我滿腔怒火的拍拍我的肩說:「好好玩啊!」

        之後,便踩著逃命似的的步伐,飛也似的跑走了。

        我如果會「好好玩」,我頭給妳!

        好!江曉萍,妳帶種!敢利用我對妳的信任來騙我……我跟妳槓上了!



 

 

  我迫切的想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及生活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