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學長徹底從我生命中消失,已經有兩個星期了,這一次,他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沒留下任何隻字片語, 也不肯讓佑齊學長洩露他的行蹤。

        靜雅學姊三不五時就追著我詢問那天晚上,我到底在房間裡跟學長說了些什麼話,她說,其實那天學長在看到我搭上吳鄞勛的車子後,就跟著學姊回宿舍了,還煩惱得連晚餐都沒有吃。

        她這幾天常常在我耳邊叨叨的唸著:「我是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啦!但是,人家對妳的真心,妳該不會真的把它當牛糞吧?別蠢了,好不好?連這麼好的男人都放著不用。」

        雖然她唸歸唸,表面上說再也不管我們的事,但私底下,我知道她每天都很用心的去找佑齊學長哈啦,順便看看能不能從他口中套出些阿澈學長行蹤的蛛絲馬跡。

        但是,佑齊學長的嘴,實在是跟Hello  Kitty 有得拚的,一點點的訊息都不肯透露,只說阿澈學長是在閉關。

        我知道,學長其實是在躲我。

        自從他那天從我的房間走出去之後,我就像被下了蠱一樣的,每天都會想起他這個人,想起他總是揉著柔情的寬容笑臉,想起他說話的模樣,想起他認真的眼神,想起他手心的溫度,偶爾,還會想起海邊的那個該死的吻!

        每想起他一次,我的心裡就會漫著酸酸疼疼的扎痛感,常常,想著想著,眼裡就開始浮出一層淡淡的水氣。

        學長離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習慣生命中有他這號人物了。 所以,當他不再出現後,我的世界彷彿瞬間被掏空了一般,連生命都變得空蕩蕩的,不再有重量……

        雖然,吳鄞勛每天都會來校門口站崗,等我下課,陪我逛街、吃飯,但是,我還是沒有辦法再恣意微笑了。心裡頭似乎有個什麼東西正沉甸甸的壓著,弄得我的心情都悶悶的,開心不起來。

        吳鄞勛雖然話不多,但是,他很溫柔,行為舉止就像是個王子似的,紳士而優雅。

        他也在等我的答案,他說要我過一個月後,再跟他說我的答案,這段等待答案揭曉的前置時間,他會一直陪著我。

        我想,我很難拒絕他,畢竟,我曾經花了那麼多的時間來喜歡他這個人,雖然他有時讓人覺得沉悶得很無趣,不過,這也許可以解釋為是一種「內歛」吧!

        他還是會有幽默的一面的,只是,不會像有的男生一樣的常常露出那種嬉皮笑臉的痞子樣。

        每次他來,我總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拒絕他,於是,就這麼任由他陪著;有他在身邊陪著,便能短暫的填補我在心裡因想念阿澈學長,而碎裂開來的寂寞空隙。

        阿澈學長離開兩個星期後的那個星期六下午,我和江曉萍同時回到了台南的老家,於是我們約在高中時常去的那間咖啡廳碰面。

        「哇啊,妳怎麼憔悴得這麼厲害啊?不是說戀愛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嗎?妳……」才一見面,大嘴萍的嘴就像壞掉的拉鍊一樣開著,關都關不上。

        「說累了沒?」我托著腮,慢慢的拿起她眼前的那杯白開水,舉到她嘴邊:「喝一口水如何?」

        她果真低下頭啜了一口水,然後又準備要接著說:「那個……」

        「江曉萍!我是找妳出來聊心事的,不是來聽妳嘮叨的,好不好?」我打斷她的三寸不爛之舌。

        「喔喔喔……呵,一時忘了!」大嘴萍傻笑著:「好吧!那妳要說什麼?」

        果然是直腸子的,說話都挑明要用開門見山法。

        「誰跟妳說我談戀愛了?」怎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談戀愛了?

        「吳鄞勛他妹……咦!難道不是?」江曉萍睜圓了好奇的大眼,直直盯著我看:「不過,我想傳言大概真的有錯吧!妳這副鬼樣,看起來說是失戀倒還差不多……」

        「喂!妳講話一定要這麼直嗎?什麼叫『這副鬼樣』?真難聽。」我瞪她。

        「唉唷,我們都熟得快爛掉了,還計較這麼多幹麼?」她一副沒什麼的表情。

        「喂,妳真的沒有在跟吳鄞勛談戀愛嗎?」大嘴萍見我悶不吭聲,又開口問道。

        我搖搖頭。

        「為什麼?」她不死心的追問著。

        為什麼?其實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啊!

        明明曾經喜歡他喜歡的要命,現在他出現在我面前了,伸出手,對我做出邀請的動作,邀我陪他在愛情的國度裡共舞一曲,我卻反而躊躇不前。

        然後,阿澈學長那張憂鬱的臉,就這樣從我腦海裡蹦現出來。

        會不會,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你離開後,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寂寞了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