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彷彿是看見了什麼千年老妖怪般的直盯著我眼前的這個人看著。

        「妳回來啦!學妹。」

        我是不是眼花了?還是產生幻覺了?阿澈學長現在居然站在我面前,揚著笑的注視著我。

        我的心臟在看到他的那一剎那間,怦咚的震了好大一下。

        「你在這裡做什麼?」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我的心情居然會有一絲莫名的高興,雖然我的口氣還是冰冷得像一座頑固的冰山。

        「在等妳啊!」他依然好脾氣的扯著笑。

        「等我做什麼?」明明開心,我還是那副不為所動的死人樣。

        「嗯……突然想和妳說說話。」學長不知所措的搔著頭。

        「你來多久了?」我牛頭不對馬嘴的。

        「嗯……一下下而已。」很明顯的,他在扯謊,因為他的眼神不安份的東飄西盪著。

        好吧!人都有難言之隱,我就暫且不拆穿他了。

        「那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欸……欸……時間、時間晚了,妳早點睡。」他紅著臉,努力的把這句話說完。

        我心裡突然微微的生起氣來,至於生什麼氣?我也說不上來,只是覺得不喜歡聽見他說著言不由衷的謊言。

        我知道他在說謊,雖然他極力的想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突然覺得他那種白痴式的示愛方式,讓我有些懷念。

        「就這樣?」瞪視著他幾秒鐘後,我才開口。

        「嗯。」他輕輕的、心虛的點點頭。

        「好!那我就早、點、睡。」我故意把「早點睡」這三個字加重語氣,並且說得很大聲,然後,我轉身準備往我房間的方向走去。

        「等、等一下啦。」學長伸手拉住我。

        他的手溫還是一樣溫暖,一樣能打亂我心裡有著規律節拍的心跳頻率……

        我停下腳步,轉過頭,瞪著他,臉上有怒氣,為什麼會有怒氣?我說過的,我不知道。

        「妳等一下再睡,先聽我說完這些話,可以嗎?」學長低聲的說。

        要說什麼?

        我忍不住在心裡臆測著即將自他嘴裡傾吐而出的話語。

        「好。你說。」

        「可是,要在這裡說嗎?」學長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眼光直勾勾的盯著我背後看。

        順著他的眼光,我看到了靜雅學姊賊頭賊腦的躲在牆角偷聽我們的對話。

        接到我殺人般的凶戮眼神,學姊於是笑嘻嘻的裝著傻。

        「啊!你們口渴不渴啊?要不要喝些什麼飲料呢?」學姊作勢要去開冰箱的門。

       「不用了,學姊,妳早點睡吧。」說完,我就拉起學長的手,走進我的房裡,關起房門。

        開玩笑,要是被靜雅學姊這個大嘴巴知道我們談話內容,明天再大肆去宣傳,看我還要不要做人?雖然我不知道學長可能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不過,根據經驗法則,大概不會脫離那種「可不可以讓我照顧妳」或「妳對我有多重要」這一類求愛十八招的話吧!

        關上門,我放下背上的背包,轉身準備聽學長要跟我說什麼噁心叭啦的話時(沒辦法!再度根據經驗法則,阿澈學長對我說的話,很少不噁心的),卻看見他正坐在我的床邊傻笑著。

        「誰准你坐在那裡的?」我吼著,然後拉了一把我唸書時在坐的木頭椅到他面前,說:「你只能坐這個。」

        「喔。」說完,他乖順的將屁股挪到那張木頭椅上,臉上仍是佈著那嘴傻楞楞的笑。

        「你花痴啊?笑成那樣!」真是的!害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學妹,妳知道嗎?這是妳第一次主動拉我的手耶!」學長得意的向我炫耀。

        「我有拉你的手嗎?」我怎麼都不記得?

        「有哇!啊就妳剛剛要拉我進妳房間來時啊。」他依然是那張傻呼呼的笑臉。

        拜託,那是情非得已的情況下才拉他的,總不能跟他說「來吧!跟好」,我又不是秦始皇!

        「那樣也可以讓你那麼高興嗎?」我頓時覺得無力,這人是花痴轉世嗎?

        「嗯嗯嗯。」學長點頭如搗蒜:「我今天晚上不洗手了。」

        天啊,誰來把我一棒打昏吧!

        他果然是花痴轉世的!




 

 

  記憶一層疊著一層,堆積起來,於是我開始對你動心了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