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我仍對自己莫名其妙坐上吳鄞勛的機車的奇怪行為,感到無法理解,就因為那樣的一時衝動,使得我現在有種如坐針氈的超難受感覺。

        氣氛陷入在一片稠得化不開的死寂尷尬中……

        吳鄞勛把機車騎得飛快,我想,他一定是個喜歡追趕速度的人。

        突然發現,在我默默戀慕他的五年半的歲月裡,猶如一頁空白潔淨的紙張,我對他的一切都不了解,包括他的朋友有誰、他的脾氣怎樣、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他的未來藍圖是怎樣……我全都茫茫然的無法明瞭!

        如果說,我所喜歡的,只是他高高帥帥的外表,及他慣有的溫暖微笑,那這樣的喜歡,算不算是一種盲目?

        「去吃鬥牛士,好嗎?」吳鄞勛在路口停紅燈時,開口問我。

        「都好。」就算是坐上他的車,已經過了有二十分鐘之久,我仍有種置身於雲端上的不真實感。

        心情十分紊亂複雜,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感覺,沒有雀躍的感覺,也沒有欣喜的情緒,只是一整個的亂,像理不出線頭的毛線球,亂七八糟的糾纏成一團。

        「還是妳有特別想去吃的東西?」他轉頭看著我,順便送給我一個有著他註冊商標的招牌笑容。

        就是這樣的笑,讓我那脆弱的少女心,心甘情願的被蠱惑了五年半,而沒有半句怨言。

        「去吃鬥牛士就好了。」

        其實我明白,現在不管在我面前擺上多誘人、多令人食指為之一動的五星級食物,我還是會食不下嚥的……誰在自己暗戀多年的夢中情人面前,還能若無其事的大吃大喝的?

        一路上,我們就只在路口等待綠燈亮起時的那一次,說了這麼幾句話,大部分的時間裡,在我耳邊迴繞著的,是不斷隨著速度加快而呼嘯而過的風聲,偶爾還會伴隨著我不平靜的心跳聲。

        突然驚覺,即使時間過了這麼久,我對他的感情仍然擦拭得不夠乾淨,心裡還殘留著過去愛戀的記憶,所以再度面對時,才會如此惶然不安,深怕一直刻意要忘記的感情,會禁不住的一觸即發。

        在鬥牛土裡,我果然吃得少之又少,十足食慾不振的模樣。

        「怎麼吃得這麼少啊?不好吃嗎?」吳鄞勛在自己吃下最後一口菲力牛排,而我卻只吃了五、六小口蘑菇豬排後,開口問我。

        我勉強扯出一個笑容,超不自然的那一種。

        「不是,是剛才飲料喝太多了,現在有點吃不下。」我胡亂的謅了個藉口騙他。

        其實,我從一進來,到目前為止,總共嘛才喝半杯多一點點的蘋果汁而已,但是,總不能叫我跟他說:「是你害我吃不下的」吧?

        「要多吃一點才好,妳知道嗎,妳太瘦了。」

        他用一種研判的眼神看著我,淡淡的說著,卻讓我的心,陷入某種觸動心弦的怔忡之中。

        在不久之前,也有個人曾經對我這樣說過,只是,他似乎總能更細心的觀察我的一舉一動;能在我以「龜快」的速度,嚥下第二口食物之際,開口問我吃不下的原因,並關心的詢問我要不要吃吃他盤裡與我盤裡口味截然不同的餐點……而絕不是在自己已經吃飽喝足之後,才探詢的關心著。

        這一刻,我居然有點不正常的想起那個令我厭惡至極的阿澈學長。

        要是我對面坐的是他,氣氛一定會被我們吵得熱熱鬧鬧的,而絕不會像現在這樣的死寂。

        要是我對面坐的是他,我也許依然吃得不多,但絕對會比現在多。

        要是我對面坐的是他,我絕不用這樣彆扭的掩飾真實的自己,而虛偽的裝淑女。

        要是我對面坐的是他,我……

        可是,我對面坐著的,卻偏偏不是他!

        而是那個曾經讓我喜歡得一塌糊塗;曾經輕易的用一個微笑,就把我迷得七暈八素;曾經只要聽到他的名字,就會讓我全身軟弱無力;曾經每天只要看他一面,就能開心一整天的吳鄞勛。

        不是梁浩澈……

        我突然想到那天在晶華吃飯時,學長問我是不是在喜歡吳鄞勛那件事!


 

        「你為什麼這樣問?」我不承認也不否認的反問他。

        「因為,妳看他的眼神很特別,很不一樣……」學長觀察入微的說。

        「哪有什麼不一樣?不就是他是我同學,我們太久沒有見面,當然會用一種懷念的眼神看他啊。」我心虛的回應他。

        「不是這樣的,我知道。學妹,妳看他的眼神,就像我看妳的眼神一樣,那種眼神是種包容、是喜歡、是等待、是無怨無悔的眼神。」

        原來眼神會做出這麼多情緒反應?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

        「因為喜歡妳喜歡到心裡頭去了,所以,我開始學會從妳的眼裡去讀妳的心情、妳的感情,及對我的感覺,可是學妹,我……不瞞妳說,我有點難過,原來,我在妳心中,還是這樣的微不足道,那是在我看到妳看他的眼神之後,才強迫自己相信的……」

        那一幕,阿澈學長哀傷的臉,定格在我腦裡的某個小小的角落裡,偶爾想起,仍會覺得不忍。

        可是,愛情就是這樣,並不是你真心付出,就能有所回報的。

 


 

無怨無悔的愛著,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呢?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