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那吳鄞勛打電話給妳,到底要做什麼啊?該不會是要約妳出去看電影、吃飯之類的吧?」她神機妙算的一語命中。

        「嗯。」我哼了一聲。

        「『嗯』是什麼啦?妳今天很奇怪耶!問妳什麼,妳都不回答,只會『嗯嗯啊啊』的鬼叫鬼叫的。」江曉萍不耐煩的喝著。

        「啊就是妳說的那樣啊。」

        「哇……看電影、吃飯唷?」她露出羨慕的口吻。

        「對啦!」

        真是有夠莫名其妙的,突然打電話來要邀我出去,真是居心叵測。

        他該不會是在多年後的現在,才忽然發現我秀色可餐的美貌,然後開始垂涎我吧?

        還是我那幾近枯槁的桃花園,最近轉機性的讓那些凋萎的桃花敗部復活,而展現「桃花朵朵開」的榮景?

        「那你們什麼時候要去約會啊?」江曉萍興奮的詢問著。

        「我沒答應。」

        「喔……啊?妳說什麼?」她叫魂似的鬼嚷著。

        「我說,我沒答應要跟他出去吃飯、看電影。」

        「為什麼?」她震耳欲聾的聲音,透過話筒傳過來,差點把我的耳膜震破。

        「小姐,氣質、氣質……」我好心的提醒她。

        「跟妳的幸福比起來,我的氣質算什麼?喂!妳有病是不是?都到了拉警報的年紀了,好不容易有個好心的男人想收容妳,妳居然還神氣巴啦的拒絕……」她義憤填膺的說。

        「可是,妳不會覺得很奇怪嗎?他為什麼突然冒出來邀我?我和他以前又沒有同班過,在學校也沒什麼交情,頂多就是幫老師去叫他,然後,他就這樣跟妳要我的電話、約我出去……唉唷,我也不會講啦,反正就是很奇怪就是了!」我的腦子裡塞滿了各種大大小小的疑問泡泡。

        「有什麼好奇怪的?搞不好那個吳鄞勛老早就在暗戀妳了,只是妳不知道罷了!」

        聽到江曉萍這樣說,我的心臟像是被人擰了一把似的,微微的發疼著。

        曉萍,妳不知道,其實暗戀的人是我,只是我沒有說出口的勇氣,以前沒有,現在更不可能有。

        如果可以選擇,我想選擇……塵封記憶,讓一切的戀慕風化,沒有一絲絲的戀棧、沒有任何可能啟頭的開始,便也就不會有可能結束的一天了!

        這樣的想法也許很鴕鳥,卻是我一直想要選擇的方式。

        把愛戀的心情,深埋在連自己都無法探測的心底最深處,自私的不對任何人說明,讓這樣的祕密完完全全的屬於我,等到老得齒搖髮疏時,再拿出來細細回想,一定格外馨香甜美。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或許有一天,自己可能會和吳鄞勛談一場絕美動人的戀愛,因為我始終覺得,喜歡並不一定要佔有,有時候,適當的保持距離,反而更能讓喜歡的感覺雋永不滅。


 

        「妳真的不打算和他出去啊?」三八江曉萍不死心的又問了一遍。

        「嗯,千真萬確。」莫非要我在她面前許下毒誓,她才願意相信?

        「還是妳有喜歡的人,才不答應他的呢?他說他遇見妳時,妳正和一個男生在一起吃飯。欸,該不會是妳的新歡吧?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妳就太不夠朋友了,連這樣天大的事都沒跟我說,枉費我還是和妳共度思春時期的患難之交!」江曉萍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引起我一陣笑。

        我知道她說的是阿澈學長。

        「那個人是我學長啦!」

        「學長喔?那怎麼會在一起吃飯?是不是他在追妳啊?」

        「……」好令人尷尬的問題喔,這叫我要怎麼回答?

        「被我猜中了吧?!」她得意洋洋的:「每次只要我一猜中妳心裡的事,妳就會露出這種猶豫的口氣。」

        這傢伙,好像知我甚深似的。

        「嘿嘿……」我傻笑。

        「嘿嘿妳個頭啦!」她笑斥著:「還是妳比較喜歡妳學長啊?」

        聽到這句話,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拜託,喜歡那個沒神經的?還是殺了我比較快吧!

 


 

聽說,當回憶慢慢累積,就會釀成海一般深的思念了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