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床上翻過來、轉過去的,整個腦子亂轟轟的皺成一團。

        剛剛,就在幾分鐘前,我居然接到吳鄞勛打來的電話,真的是……真的是……世界真奇妙!

        想不到,他居然還認得我!以前在學校時,基於我那羞赧的「少女的矜持」之下,我們根本連一句像樣的話都沒有說過,最常交談的一句話就是:

        「吳鄞勛,XXX老師請你去XX室找他。」

        「喔!」

        這就是我們所有的交談了,如果這也算是聊天的話。

        為什麼這種跑腿的事都要我做呢?因為我何其有幸的深受同學們熱情的「愛戴」,致使我十分倒霉的當了整整六年的班長。真是有夠命不好的,我的功課又不是特別好,當班長也不是我自願的,可是就是因為這個頭銜,促使我每次當班上同學們不管大考、小考、隨堂考、模擬考,只要成績考得不大理想,我就要帶頭被老師叫去罵,真是名副其實的「班代表」啊!

        命不好,唉……

        不過、不過……咦?吳鄞勛怎麼會知道我宿舍的電話呢?我跟那些國中同學早就不連絡了;至於高中同學,因為我是社會組,而吳鄞勛是自然組,他應該也沒認識幾個我們班上的同學啊,那他怎麼會知道我的電話呢?這……這……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

        突然,一個人的臉閃過我的腦海……

        一定是江曉萍那個大嘴婆洩的密!因為她跟吳鄞勛的妹妹好像是大學同社團的夥伴,聽說她們的感情不錯。所以,是江曉萍洩密的機率突然瞬間倍增許多。

        我拿起話筒,打算來個興師問罪。

        「喂,您好,請問江曉萍在嗎?」溫柔的口氣是為了掩飾內心的狂風暴雨。

        「唉唷,三八曦,我就是啦!」不知大禍已臨頭的江曉萍三八兮兮的笑嚷著。

        「怎麼沒出去匪類啊?」痛宰之前,先來個幾句客套話,使其鬆懈戒心。

        「昨天去玩通宵,快累垮了,全身的骨頭都快散掉了。呼!好累。」江曉萍愉快的「抱怨」著。

        「妳……」我正要開口質詢,卻被江曉萍那個大嘴婆打斷我的話。

        「喂喂喂!那個吳鄞勛有沒有打電話給妳啊?他前天打電話來問妳的電話呢!有沒有啊?他有沒有打?」江曉萍興致勃勃的問著。

        「所以……所以妳就告訴他了?」攻心的怒火已經衝到嘴邊,匯成成串的穢言了!

        這個見色忘友的大色女!

        「對啊!我覺得你們很配啊。欸!他到底打了沒啊?」她不死心的又追問著。

        「嗯。」

        「『嗯』是打了還是沒打?」

        「打了。」

        「真的打了?哇哈哈哈……」這個三八女突然狂笑了起來。

        「妳有病啊?幹麼笑成這樣?」

        「妳不知道,我可是贏了一頓鬥牛士耶。」曉萍喜孜孜的。

        「什麼意思?」我一頭霧水。

        「我跟吳鄞勛他妹打賭,賭吳鄞勛會不會打電話給妳。然後,我贏了!呵呵!」

        「江曉萍,妳是共產黨啊?拿朋友來當籌碼,再這樣下去,難保哪一天我不會被妳賣到國外去做援助交際!」我氣呼呼的。

        「唉唷,幹麼氣成這樣嘛?又不是什麼多嚴重的事。」她一派我緊張得有點過度的口氣。

        她不是當事人,當然不在意,可是,我是當事人啊!

        「妳很討厭耶!幹麼把我的電話給他嘛!」想發脾氣,偏偏面對這個沒神經的,脾氣就是發不起來,唉,交到壞朋友……

        「他不錯啊!妳也不錯,兩個不錯的人,如果湊在一起,就會變得很好了。」

        這、這是什麼歪理啊!


 

 

喜歡並不代表一定就要佔有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