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台灣大概真的很小吧!小到連吃頓飯,都會意外的遇到根本就快要從記憶中抹去、遺忘的人……

    我的眼睛穿越過阿澈學長,落在他身後的那個人身上,心臟不可抑制的怦咚怦咚地跳得亂七八糟的,連呼吸都變得紊亂了!

    站在阿澈學長身後的,是那個曾經在我年輕的大半歲月裡,佔了某個重要份量的初戀情人……

    其實若要嚴格說起來,吳鄞勛充其量只能算是我暗戀的對象,構不上「情人」的稱謂。

    吳鄞勛的表情明顯的呆楞了一下,我知道,他也看見我了!

    學長瞥見我極度不自然的表情,好奇的轉過頭去看著吳鄞勛。

    吳鄞勛微微的扯著笑容,向我頷首招呼,然後離開。

    我的目光傻楞楞的追隨著勤勛的身影;和他同桌的,是幾個年齡與我們相仿的年輕男孩,大概是他的同學吧!

    「妳朋友啊?」阿澈學長滿臉好奇的問著,眼光也不斷的飄向吳鄞勛他們那個方向。

    「嗯!」我的眼睛仍黏著吳鄞勛,心不在焉的應著:「我的國中同學。」

    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在同校六年的時間裡,我足足暗戀他有五年半的時間,只是,我並沒有把這樣的心情洩露出去,即使是和我親如姐妹、自小便和我一起吃一根冰棒長大的曉萍,也不曾知曉這樣的祕密情愫。

    上大學後,我開始學會去接受別人執意示好的感情,享受其他人所為我砌築起來的戀愛天堂,我以為,我已經將吳鄞勛遺忘得夠徹底,封鎖在記憶的最底層,卻想不到我們會有再度遇見彼此的一天。

    看見他的那一刻,那些被我收藏得很好的戀慕記憶,排山倒海的向我侵襲而來,這軀因激動而禁不住微微輕顫的身子,及這顆因緊張而跳得有點發疼的心,洩露了我一直隱匿得很好的驚慌!

    雖然對他的感覺早已經由濃轉淡,但畢竟是自己曾經用心傾付的感情,再度碰面時,仍會有種措手不及的心慌意亂。

    「喔,長得還不錯耶!」學長的口氣中,沒有明顯的情緒反應。

    真是廢話!被我暗戀的人,還能醜到哪裡去?既然要暗戀,當然就要暗戀那種看起來長得帥,最好還要有點頭腦、運動細胞好、外加有個壯碩的強健體格的陽光男孩,總不能叫我去暗戀一個肚大、頭禿、又蠢又肥腫的糟老頭吧?

    「嗯。」

    「……學妹,學妹,學妹,學妹!」阿澈學長突如其來的大叫,嚇了我一跳!

    「幹麼啦?你要嚇死我唷?」我邊瞪著他,邊拍著胸前。

    「我叫了妳好幾聲,妳都不理我。」學長的臉上寫滿無辜。

    「要做什麼?」真是的!被他這一叫,我的二魂六魄都被嚇跑了,只剩下一魂一魄,勉強「巴」著我的身子沒飛走!

    「沒有啦,我只是要提醒妳,妳的眼睛……」學長吞吞吐吐的。

    「我的眼睛怎麼了?」該不會是有眼屎吧?我緊張的揉著眼睛。

    「它們……它們忘了回來。」

    「什麼東西忘了回來?」幹麼說得不清不楚的?

    「妳的眼睛……」

    「啊?」不懂。

    「妳的眼睛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黏在妳同學身上。」

    「我、我、我太久沒看到我同學,想多看他幾眼,不行嗎?」我惱羞成怒的。真丟臉!被發現了!

    「可是,妳看得有點久,呆呆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像花痴。」

    「關、關、關你什麼事啊?」我凶巴巴的斥喝著。

    學長被我罵得啞口無言,只好像個受盡委屈的童養媳,安安靜靜的低下頭去吃他眼前的那盤食物。

    「欸,那個……學長,對不起啦,我、我不是故意罵你的。」大約過了三分鐘,我看學長一臉悶悶不樂的神情,覺得有些愧疚,才開口向學長致歉。

    我承認,我的脾氣真的是很不好,總喜歡牽怒給無辜的第三者。阿澈學長算是蠻倒霉的,剛好掃到我的颱風尾。

    學長搖搖頭,然後丟給我一個釋懷的笑容。

    「學妹,那個人……妳很喜歡他吧?」

    我楞住了……

 

 

 

喜歡一個人,要用多久的時間,才能證明?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