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整,阿澈學長的綠色小march準時的出現在我們宿舍樓下。

    我再度帶著忐忑不安且不情不願的痛苦心情,坐上他的愛車。

    阿澈學長似乎很開心,一張臉笑得都快皺掉了,那模樣,就跟意外中了樂透頭彩,沒什麼兩樣。

    然而,那臉漾著興奮笑容的燦爛表情,和我心裡頭的烏雲密佈,簡直是形同強烈無比的諷刺對比。

    我瞄了一眼阿澈學長今天全身上下的行頭,看得出來,他必定是經過了一番精心的打扮,才出門的,否得他身上不會裹著那套「聳」不拉嘰的阿公級深綠色大西裝!

    「學妹,妳要不要先瞇一下,等到了之後,我再叫妳?」學長臉上堆砌著層層的關心。

    「不用了,我不累。」開什麼玩笑啊?我又不是想再度失「唇」……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要是睡得著,我頭給你當球踢!

    「妳睡一下啦!因為從這裡到我們要去吃飯的地方,還有一段路的說。」學長仍是扯著笑,好脾氣的說。

    不過只是吃頓飯,再怎麼遠,應該也不會跑太遠吧?

    「我們要去哪裡吃飯啊?」我禁不住好奇的詢問著。

    「晶華。」學長口氣裡有些得意。

    哇啊!這個花錢如流水,不把錢當錢看的好野人,上次是帶我去王品台塑吃排餐,今天則是要帶我去晶華享樂、敗家?

    真是個不知民間疾苦的公子爺兒,他不知道現在外面的經濟已經大不如前,失業人數節節在攀升,錢越來越難賺了嗎?不知體恤父母的苦心,還這麼揮霍無度!

    不過,反正吃那麼一頓所費不貲的大餐,對我那乾扁得可憐的荷包根本沒什麼影響。這麼想想,我也就不與他計較了,再怎麼說,我也算是個有肚量的人,只要沒有與我的荷包相抵觸者,我一律不會與之計較。

    輕輕的吁了一口氣,我轉頭望向窗外,不想再跟阿澈學長多說一句話。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在前往晶華的途中,一向以塞車聞名的大台北街頭,果不其然的塞滿了下班的車潮,我們被困在車流中,前進行動緩慢得像個年歲已入暮年之際的老頭子!

    我盯著窗外的行道樹發著呆,車裡迴盪著的,是韓劇「藍色生死戀」的排笛音樂聲。

    「季曦,我可以叫妳季曦嗎?」學長突然的出聲,破壞了這曲音樂的浪漫氣息。

    你這不是叫了嗎?

    阿澈學長靦腆的揚起一個微笑。

    「因為我覺得叫妳「季曦」比較親切一些,不然老是叫妳『學妹、學妹』的,感覺起來好生疏。可不可以呢?」

    「隨便。」我冷淡的。不過只是個稱謂而已,叫什麼都無所謂的。

    「呵,真的嗎?」阿澈學長喜孜孜的:「季曦、季曦、季曦、季……」

    「你有病啊?幹麼一直叫我的名字啊?」我打斷他,順便送他一個大大的衛生眼。

    「沒有,我只是覺得妳的名字很美,叫起來滿好聽的。」學長的狗嘴裡,居然吐得出象牙?

    「那也沒有必要要這樣一直叫個不停。」活像是在叫魂似的……啊,呸呸呸!我怎麼這麼不吉利啊?竟咒自己死?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好聽嘛!就忍不住多叫幾遍了。」學長仍是笑。

    這麼有氣質的名字,被你這樣一叫,都失去了它的美感了!

    算了!懶得跟他辯。

    我又轉過頭去看窗外,望著那一株株隨風搖曳的行道樹發著呆,腦筋漸漸的混沌了起來……



 

 

名字只是個稱謂,重要的是我在你心中的份量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