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學長的吻很輕、很軟、很溫柔,小心翼翼的,就像我是一個糖娃娃一樣,只要稍一用力,我便會在他的掌心中碎裂、化解了一樣,所以,他只能小小心的,輕輕啄吮著。

        我沒有推開他,因為我全身的力氣都已經在他的親吻中被抽光了。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從我的頭頂,狠狠的貫穿我全身,連手指頭也變得刺刺麻麻的。

        我沒有閉上眼,一雙眼,骨碌碌的盯著他的眉看……我被嚇呆了!

        阿澈學長的手緩緩的伸了過來,輕輕矇上了我的眼。

        然後,那軟軟的吻裡,滲進了些許充斥著霸氣的溫柔,不痛,卻讓人有種驚心動魄的悸動。

        我的耳朵彷彿短暫失聰了,聽不到浪來潮往的奔騰聲,只聽見彼此狂妄的心跳聲。

        有種逼近懸崖的暈眩感,撲撲的向我襲捲而來,我在阿澈學長的溫柔中,迷失了方向……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他終於放開我了。

        我很想甩他一巴掌,但,我的手卻使不上力來,於是,我只能狠狠的瞪著他!

        「學妹……」阿澈學長像個做錯事的小孩,望著我的眼神中,有著某些程度的驚懼。

        我不想聽他的任何一個動聽的解釋,那是沒有意義的,就像你拿了一把刀去砍了人一刀,然後再滿臉歉意的說聲「啊!對不起」一樣,都是沒有用的,因為,傷害已經造成!

        我不能否認,他的吻,的確讓我迷惑,在那短短的幾秒鐘裡,我確實是因為沉淪,而幾幾乎要忘了自己的姓名及所有的一切,但這並不表示,我就能原諒他的恣意妄為,他並沒有得到我的首肯啊!

        那這樣的他,跟強盜有什麼兩樣?強盜搶的是金錢財物,而他奪去的,卻是我珍貴的、「精心典藏」著的初吻哪!

        他算是哪根蔥、哪顆蒜哪?憑什麼來取得這樣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榮幸?

        越想越氣!

        他在我心目中的評分,已經由正十分,變成負一億分了啦!

        「學妹,妳……妳不要生氣……」他誠惶誠恐的。

        叫我別生氣?這種話,他怎麼還能說得出口?遇到這種事,叫我怎麼能不生氣?

        如果他被那種老是在大街上造成「逃亡暴動」的雷龍親到,看他會不會生氣?

        真是氣死我了!

        正想開口問候他家人幾句話時……

        「學妹,你們在賞月啊?」談完情、說完愛、散完步、聽完海的靜雅學姊跟佑齊學長適時的冒出來,解救了差一點就命喪在我「刀子口」嘴裡的阿澈學長。

        「咦,你們兩個人怎麼啦?」佑齊學長首先發現我們二個人臉上的不自然。

        「哪有啊?」阿澈學長站起身來,用手拍了拍他褲子上的沙,說著:「時間不早了,要不要回去了?」

        「阿澈,你的臉怎麼紅成這樣?是不是做了什麼啊?」佑齊學長像發現什麼重大祕密般的大聲嚷著。

        「真的嗎?真的嗎?」靜雅學姊湊熱鬧的跟著怪叫。

        「唉呀!囉嗦啦!要走、不走?」阿澈學長有些惱羞成怒,一向溫溫的說話語氣,變得有點急躁起來。

        「真是見鬼了!一向溫文儒雅的阿澈,居然會使性子哩!」佑齊學長還不忘抓住機會,好好的調侃一番。

        我感覺阿澈學長好像真的生氣了,因為我不經易的瞥見他緊握的手臂上,浮起一條條粗粗的靜脈血管。

        「學妹,來,告訴學姊,你們是怎麼回事啊?」學姊對我露出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和藹笑容,讓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什、什麼也沒有!」我知道,我的表情一定好笑死了。

        「你們夠了沒啊?」被激怒的阿澈學長,像頭發了瘋的獅子般的張著嘴,狂吼著。

        然後,他拉住我的手,大力的邁開腳步,往回頭的方向走去。

        我被拖著走,腳步踩得踉踉蹌蹌的,像喝醉酒的酒鬼一樣。

        如果是在平常,我一定會對這樣霸道獨行的阿澈學長生氣的,但今天,因為他現在正在氣頭上,我反而就像隻溫順的小貓咪一樣,乖乖的不吭聲的,任由他擺佈著。

        「喂,你們去哪裡啊?」佑齊學長被阿澈學長突然的舉動嚇得楞在原地。

        「想回家的就跟過來,不想回家的,就繼續待在那裡吧!」

        大約過了一分鐘,阿澈學長才扯著喉嚨,大聲回嚷著。

        夜涼如水,然而此刻,我只感覺到阿澈學長溫暖的手溫中,所傳遞過來的暖意,完全忘了幾分鐘前,我們還在對著彼此怒目相向的情景。

        我終於知道,原來,一向膽大如天的我,也是個會怕惡人的膽小鬼……

 

 

將我的手包在你微微沁著手汗的大手下,也是種幸福?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