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宿舍樓下,我馬上就後悔了,因為我看到一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綠色小march

        「學妹,這邊這邊。」靜雅學姊搖下車子後座的車窗,從車裡探出頭來,雙手不斷地飛舞在半空中。

        我很想馬上轉身就跑,去他的什麼「寒冬跑腿小妹」!

        心裡雖是這樣想,但我那沒志氣的腳,卻一步一步地往那團我所討厭的蘋果綠走去。

        言行不一,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我一走近march旁邊,學姊馬上跳下車,「好心」的為我開了前座的車門,「溫柔」的把我推進去。

        然後,我看到坐在駕駛座上的阿澈學長。

        他好像是怕我反悔似的,瞧我一上車,待學姊也坐上車後,刻不容緩的馬上加足馬力往前衝去。

        我的眼睛打結了,舌頭打結了,連表情也打結了。

        不是因為看到阿澈學長,也不是因為氣惱被靜雅學姊所設計,而是驚懼於學長的飆車速度。

        「學妹,好久不見喔!」阿澈學長倒是氣定神閒的,似乎對自己的駕駛技術充滿著無比的堅定信心。

        「有沒有很surprise啊?我把阿澈學長帶來找妳耶!啊,忘了跟妳介紹一下,這個是江佑齊,我最近新拜把的哥兒們,阿澈學長他們班上的,也是妳學長喔!」靜雅學姊臉上堆滿了得意的笑容,好像自己做了多大的善事一樣。

        「我們見過面。」江佑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啊!我想起來了,他就是那天我在阿澈學長的研究室遇到的那個不肯替我還東西的壞學長嘛!

        難怪我會覺得他挺眼熟的。

        「學妹,許久不見,妳的伶牙利齒到哪裡去了?太久沒見面,沒人幫妳磨利,牙都變鈍了嗎?不然怎麼會這麼安靜?」阿澈學長毫不留情的揶揄著。

        我應該開口說些什麼好反擊的,可是,我的心跳正不安地鼓動著,眼光離不開儀表板上的車速表。

        「對啊!學妹,妳怎麼這麼安靜啊?怪怪的,真不像妳!」靜雅學姊附和著。

        臭學姊,妳閉嘴啦!還不都是妳所設計的圈套,現在害我誤上了賊車,妳還敢在那裡鬼吼鬼叫的。

        透過車上後照鏡,我狠狠的瞪著靜雅學姊。

        「學妹,妳該不會是太久沒看到我,突然見面,一時心裡太感動了,才會說不出話來的吧?」阿澈學長馬不知臉長的說著。

        「喂!該不會真的是像學長講的那樣吧?」學姊這會兒倒大驚小怪了起來:「妳不是討厭他討厭得緊?喂,別像個啞巴,妳嘛開口說幾句話嘛!」

        死學姊,竟敢洩我的底!

        「等等、等等,靜雅,妳、妳說,季曦討厭我?」這回換阿澈學長大驚小怪起來了。

        不會吧?我表現得那麼明顯,雖然嘴上沒有說明,但明眼人一看,多少都應該看得出來我討厭阿澈學長,該不會就他一個人在那裡笨吧?!

        「你看不出來?」一直沉默著的江佑齊學長開口了。

        「難道連你也看得出來?」阿澈學長不相信的問著。

        「嗯。」佑齊學長用力的點著頭,然後在下一秒鐘,使出了他的專長,轉移話題。「學妹,我那天看到妳,可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喔!妳怎麼啦?不會是生病了吧?」

        「不可能啦!她的生命力就像是陰溝裡的老鼠一樣,可強韌堅忍得很呢!根本不可能會生病的啦。我認識她這麼久以來,她可是都是生龍活虎的,健康得連病菌都不屑入侵她的玉體呢!」學姊誇張的形容著,說得我就像是廣告裡那個罩著病茵防護泡泡的健康寶寶一樣。

        「妳該不會真的是身體不舒服吧?」阿澈學長轉過頭來,眼底乘滿關心與柔情的,熱切的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手心微微的沁著汗。

        「那就說句話啊!幹麼這麼神祕兮兮的悶不吭聲啊?」學姊沒耐心的催促著。

        「對啊!別不說話,我真的會被妳嚇到耶,如果不舒服也要說一聲,我們好載妳去看醫生啊!」阿澈學長認真的說著。

        「請……」我終於開口說了上車以來的第一句話:「請開慢一點!」

        車內的空氣突然凝結了約三秒鐘。

        隨即,瞬間爆出哄堂的笑聲。

        「哈哈哈……哇哈哈哈……學、學妹,妳怎麼……哈哈……這麼膽小?哇哈哈哈……」

        我冷眼的看著靜雅學姊,因為她笑得很誇張,還不停的用手去擦拭著因笑而滾擠在眼角的淚水。

        怎麼樣?我就是不敢坐快車啊!犯法嗎?

        笑笑笑!笑死你們好了。

        「哼!」我悶哼了一聲。

        「原來妳是怕坐快車喔?安啦!我的技術妳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啦!」阿澈學長自得意滿的對我拍胸脯掛保證的。

        就是因為你的自信驕傲,我才會不相信你!古人說得好,驕兵必敗,我還年輕,不想要美好的生命隕落在你的手裡,這樣,我會很不甘心的。

        「如果怕,只要說一聲就好了,我會為妳減速的,瞧妳嚇得一臉蒼白的,我還真的以為妳身體不舒服咧!」阿澈學長邊止住笑,邊緩緩的減慢車速。

        雖然他算是整部車裡,最給我面子的一個人,但我還是不打算原諒他,因為他一定是這場騙局裡的主謀者,就算不是主謀,那至少也脫離不出「幫凶」的罪名!

        在我的心裡,有個颱風正逐漸醞釀成形!

 

 

平平緩緩的前進著,才不會錯失沿途的美好風景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