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抱回泰迪熊之後,我已經有一個多星期沒有看到阿澈學長了。

        他像是倏地從我生命中消失了一般,少了他的聒噪聲音,我的生命似乎突然變得空蕩蕩的。

        因為一直遇不見他,所以,那只手環也就一直被我壓在我的抽屜裡;日子過久了,我也就忘了那只手環的存在了。

        窗外的天色濛濛地逐漸暗去了,我坐在書桌前,正為即將來臨的期末考,唸書唸得焦頭爛額時,房裡的電話響了。

        「喂?」

        我抓起話筒,把話筒夾在右耳與右肩中間,手上的筆仍然不停的飛舞著,只要再一點點時間,我就可以把這題困擾了我半個多鐘頭的高微解出來了。

        「學妹啊!妳在做什麼?」靜雅學姊充滿活力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了過來。

        「在算高微。」我說著,心裡納悶著她人到底在哪裡,怎麼那地方的音樂聲那麼喧嚷,她該不會是在pub裡尋歡作樂吧?

        「哇,這麼認真啊?」她見鬼似的大叫著,好像我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一樣。

        「學姊,下星期要期中考了耶!」我好心的提醒她,這女人,老是說什麼「人生以玩樂為目的,以墮落為己任」,難怪功課方面老是慘不忍睹。

        「我知道、我知道,不過就是寫幾張紙嘛!」學姊事不關己的說著。

        拜託,那幾張紙可是關係著我們的面子呢!

        想想,「被當」是多麼丟人的事!尤其是,如果你被當的那門學科,全班就只有你一個人被當,那真是「超級丟臉」的事。我才不想成為那樣的人,我要憑我的實力,來打敗那些以當人為消遣娛樂的教授們。

       「妳別算了啦!我現在要和我的哥兒們去淺水灣聽海,妳跟我們一起去吧!」不知長進的學姊滿嘴歡愉的說著,完全不當考試是一回事。

        「去幹麼?聽海?」妳以為妳是張惠妹啊?

        「對啊!我們三缺一,妳來湊湊人數吧!」

        「你們要去海邊打麻將?」我問了一個蠢不啦嘰的問題。

        「哇哈哈哈……學妹,妳、妳、妳怎麼那麼幽默?」學姊魔女般的笑聲好刺耳。

        「……」

        「我們只有三個人,想說湊成雙數比較好。妳來,我們十分鐘後在宿舍樓下會合。」

        「不要!」我想起教授們可恨的嘴臉,我才不要任由他們擺佈呢!

        「別這麼難商量嘛,學妹。」學姊向我撒著嬌,那聲音,怪噁心的。

        「我要唸書啦!不然妳找文怡去好了。」我向她提議著。

        「我找不到文怡啦!她在不在宿舍?」

        「好像還沒有回來喔!」這個臭文怡,現在倒是越來越會玩了,一點也不像剛入學時那麼乖巧。

        「我打過她的手機了,大概是沒有電吧,都轉入語音信箱呢。」

        「……」

        「好啦!學妹,妳就來咩!妳真的忍心看我一個女生,跟兩個男生出去,萬一被怎麼樣了,該怎麼辦?輪姦很痛的耶……」學姊哪壺不開提哪壺。

        「妳不會不要去喔?」奇怪了,自己愛玩的還說。

        「不行啦!我已經答應人家了說,妳不會希望我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吧?人家說,言而無信的人,死後會下十八層地獄的呢!妳不會真的想看到我那麼悲慘的下場吧?」學姊若有其事的說著。

        「誰說的?」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吼!妳管是誰說的,反正就是有人說就是了嘛!」學姊好像有些被戳破謊言的惱怒:「妳到底來不來嘛?」

        拜託,有人是用這種口氣在求人的嗎?

        「不去!」我口氣堅定的拒絕。

        「別這樣嘛,學妹……」學姊馬上又露出那種可憐兮兮的口吻:「妳不會真的想見死不救吧?」

        「妳就別去嘛!」煩死了,推掉不就好了?那麼愛玩!

        「學妹……」她仍不死心的哀求著,好像非去不可似的。

        「不然這樣好了,妳來,我免費當妳一個月的跑腿小妹。」

        學姊打算用這個條件來賄賂我,嗯……這個條件的確很誘人。

        想想,現在外面的天氣越來越冷了,如果有個專屬的跑腿小妹,有多好啊!那我就可以在很冷的天氣裡,窩在被窩裡,叫小妹幫我去買一些熱呼呼的食物回來!

        我有點心動了。

        「好不好嘛?」學姊似乎察覺到我的心動。

        「妳沒有晃點我?」我實在有點不相信學姊的為人,她老是說話不算話。

        「真的啦!不然回去,我寫切結書給妳,如果我沒有做到的話,妳就可以在這一個月裡,無條件對我發脾氣,我也不會回嘴。」

        什麼跟什麼啊!

        不過她說的倒挺真誠的。

        好吧!看在這個誘人的條件份上,我就答應她好了,省得她萬一真的被怎麼了,還反過來怪我見死不救。

        「妳現在在哪裡?」

        「哇,學妹,妳答應要去啦?」學姊興奮的嚷著。

        「對啦!因為不想看到妳被別人輪姦啦!」

        「我就知道我這個學妹最好了,最有愛心,最漂亮了。」她開始狗腿起來。

        「不要忘了妳答應我的事,要當我的專屬小妹喔!」

        「一定一定,我一定不會忘的。」學姊掛保證的。

        「那妳現在到底是在哪裡啊?」

        「喔!我再三分鐘就到宿舍樓下了。」

        「啊?不是說要十分鐘嗎?」完了,以我「龜快」的速度,一定來不及的。

        「剛才講話就浪費了七分鐘啦!」學姊笑得賊賊的:「還有,學妹,如果妳讓我們等妳超過一分鐘,那剛才的交換條件就不算數了喔!」

        沒等學姊說完,我直接就掛掉電話,馬上進行我的快速換裝。嗚,快來不及了,我才不想要我的跑腿小妹不見了呢!

 

 

你去哪裡了?沒有你的聲音,我竟開始有了想念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