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澈,你給我滾出來!」站在阿澈學長的研究室外面,我很不顧形象,兼沒氣質的扯著喉嚨大喊。

        研究室的門被打開了,但走出來的不是阿澈學長。

        「梁……啊!對不起!」我趕緊吞下即將脫口而出的穢言,以免傷及無辜。

        「妳找阿澈啊?」走出研究室的男生,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鏡,好脾氣的笑著。

        我乖順的點點頭。

        「他不在喔!好像說要去找什麼資料,大概要晚上才能回來。」

        晚上才回來?

        「這、樣啊。那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這個東西還他?」我遞上手上這個深藍色的絨布盒。

        「這個……」研究室男孩聚精會神地盯著我手上的絨布盒看了一會兒,然後用極不確定的口吻問著:「妳…妳是江季曦?」

        咦?他怎麼知道?

        我吃驚地睜圓了眼。

        「你……」我的舌頭打結了。

        男生突然笑開來了:「真是幸會啊!常聽阿澈講到妳,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臭阿澈學長,這會兒又在我背後說我什麼了?

        「他……」舌頭的結還是梗在那裡。

        「他常常跟我們提到妳喔!他說妳看起來呆呆的。」

        我呆呆的?他才是一副天下無敵的白痴樣呢!

        「脾氣壞得要命。」

        脾氣壞?那是因為他蠢得要命,老愛亂踩我的地雷處,才會常常被我炸到!

        「又愛得理不饒人。」

        哇哩咧!說了我這麼多壞話?

        「不過,他說妳笑起來很甜,說話的聲音很好聽,潑辣的樣子很迷人,個性坦率得沒有任何矯飾。」

        這……這也算是讚美嗎?

        「所以,我不能幫妳把這東西還他,因為這是他很重視的一樣東西,而妳是他最珍視的人。」研究室男孩話峰一轉,又繞回原點。

        啊?為什麼?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從學姊那裡搶回這手環的呢!



 

        「學姊,手環給我!」看完信後,我口氣堅定的向學姊開口要東西。

        「唉唷,別那麼小氣嘛,借戴一下有什麼關係?妳看,戴在我手上,有沒有把它托顯得更蓬壁生輝?」

        「蓬壁生輝」這句成語是這樣子用的嗎?

        「別鬧了,學姊,快還我!」我傾過身去,試圖要拔掉她手上的手環。

        「唉唷,學妹,妳怎麼那麼小氣啦!借、借我戴一下嘛。最慢明天就會還妳了嘛!」學姊一邊閃躲著,一邊像隻拚命保護小雞的老母雞一樣,死命的護著她腕上的銀飾。

        「不行啦!妳別弄壞了,我要拿去給學長啦!」我終於抓住她不斷揮舞著的手了。

        「拿去給學長幹麼?他不是送妳了嗎?」學姊仍掙扎著。

        「我不能收下這個禮物啦!」我邊說邊和她繼續搏鬥著。

        「妳瘋啦!」學姊聽畢,馬上用高分貝的音量嚷著,差點震破我的耳膜:「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禮物,妳居然要把它往外推……」

        趁著學姊扯著喉嚨在罵我的當兒,我迅速地從她手上成功地拔下手環。

        「我不想要。」我簡單的回答她。

        「妳的腦袋真的不是普通的蠢耶!既然他買都買了,也送妳了,妳就收下嘛!又不會少妳一塊肉。」學姊不認同地搖著頭。

        我把手環重新放回絨布盒裡,蓋上。

        「我只是不想當他的鑰匙!」我輕輕地吁了一口氣。

        「什麼?鑰匙?什麼意思?」學姊鬼靈精的轉了下眼,馬上跑去拿起桌几上,我剛剛才剛看過的那封信,我要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

        「學妹,這種男人妳如果不把握,妳會後悔的。」這是學姊給我的最後忠告。

        可是,我真的不想成為他的鑰匙,也不想解開他心中的密碼。

        我沒興趣!

        所以,我決定隔天一早,就把這個手環拿去還他,然後告訴他,去找別人來解他心中的密碼吧!我不適合。

        想不到,我特意起個大早,居然還是遇不到他;遇不到也就算了,竟然連和他同研究室的男生也不願意幫我還。

 

        「可、可是……」

        「學妹,妳別急著還,回去多考慮幾天吧!我保證,阿澈會是那個讓妳值回票價的人的。」研究室男孩推推眼鏡,和善的笑著說。


 

 

……果真像他們所說的那麼好嗎?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