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澈學長佇在我住的宿舍樓下,僵持著,誰也不肯讓步。

        雨仍然下得猖獗。

        「你到底要不要走啦?」我耐不住脾氣的對學長叫著。

        阿澈學長堅定的搖搖頭。

        我緊張兮兮的左看看、右瞧瞧,擔心如果一個不小心,又被哪個「IBM」瞧見,然後四處去造謠,那我一定會瘋掉!

        我很後悔!十分、百分、千分、萬分、億分的後悔……我不該讓阿澈學長送我回家的,這麼做,就像是愚蠢的小紅帽一樣,只會引狼入室!

        欲哭無淚呵。

        偏偏這個超級燙手山芋,就是怎麼樣也甩不開。

        「你快走啦!站在這裡,等一下又要引人注意了啦。」我再一次催他離開。

        奈何這個臉皮比萬里長城城牆還厚的阿澈學長,怎麼樣就是不願意挪開他的腳步,離開我的視線。

        「不要!妳請我上去妳宿舍坐。」阿澈學長的堅持中,帶著幾分霸氣。

        從來沒看過這樣不知矜持為何物的人!居然主動要求要去人家住的地方坐,人家拒絕他,他還像顆石頭一樣,頑固得要命!

        「不要啦!你很煩耶!我學姊不愛男生去我們的租屋裡啦!」我氣得胡亂找理由。

        「學妹!妳看看我,我很可憐耶!為了要送妳回來,還被濺得全身都溼了一大半呢!」

        學長的左半身,剛才為了保護我,而被急駛而過的車子所濺起的水花,濺了一身溼,害得他現在看起來十分狼狽。

        「我又沒叫你送我回來!」剛剛還一臉「求妳讓我送妳一程」的可憐模樣,現在倒怪起我來了!

        「學妹,我不是那個意思啦!能夠送妳回家,是我的榮幸呢!」阿澈學長見風轉舵,馬上露出「臣惶恐」的表情。

        「好啦!現在我安全到家了,你可以走了吧?」再耗下去,我真的會瘋掉。

        「別這樣嘛!學妹,妳請學長上去喝杯咖啡咩!」學長硬的不行,開始來軟的。

        「我家沒咖啡。」我斷然的拒絕。

         對這種人,只能用最決裂的方式拒絕,絕對不能有一絲心軟,否則他們的感情就會像沒除根的雜草一樣,春風一吹,就又開始四處蔓延了。

        「那……喝茶包泡的茶也行。」他退而求其次。

        「我們沒在喝茶包的。」口氣冷若寒霜。

        「不然喝白開水也行。」他的姿態更低了。

        「我們家很窮,連白開水都沒。」氣死了!你到底走不走?

        「哇!這麼窮啊?那我去7-11買幾瓶礦泉水,拿去妳們宿舍,我請妳喝好了!」學長大方的說。

        「吼!你到底要不要走啦?」我的火山快爆發了。

        「吼!妳到底要不要讓我上去啦?」阿澈學長學我的口氣。

        氣死人了!他以為他是九官鳥啊?

        正當我要再度開口趕他時,有個聲音打斷我們。

        「學妹,妳在幹麼?唉唷,約會啊?」

         天啊!是靜雅學姊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八卦女王!

        「沒……」我正要開口辯解,學長卻搶先我一步說話了。

        「學妹吧?妳好!我是電機系研一的梁浩澈。」學長綻開一個完美無瑕的笑容。

        「咦?好熟的名字……啊!你是那個和季曦鬧緋聞的學長嘛!」學姊又露出那種挖到寶的可怕笑容了。

        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嗚嗚,我的清白也許會毀在學姊口沒遮攔,又會誇大其實的嘴裡,天哪,讓我死了吧!

        「嘿嘿。」學長羞赧的搔著頭,那副活像是「情竇初開」的蠢模樣,真讓我想吐!

        「啊!學長,上去我們宿舍坐坐嘛,杵在這樣做什麼呢?」學姊熱情的邀請著學長。

        聽見學姊這樣說,學長一臉受寵若驚的竊喜表情,我的下巴則差點摔到地上去,更可恨的是,阿澈學長居然在臨上樓前,回過頭來對我露出一個戰勝者的微笑!

        可惡、可惡、可惡……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老天才要這樣懲罰我?派了個這麼「盧」的學長來剋我,真是要活活把我氣死了,現在就算將阿澈學長挫骨揚灰,還是沒有辦法消弭我心中那股熊熊燃燒著的怒火,這樑子,註定是結下了。

        梁浩澈,咱們走著瞧!

        我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咒罵著他,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我所追尋的,只是一份不勉強、全然吸引的感情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