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躲在浴室裡,用力的搓著我的身體,如果「霉氣」可以這樣就搓掉的話,那麼,就算要我搓一整天,我都不會喊累。

        搓掉霉氣後,阿澈學長應該就不會出現了吧?

        神啊!如果祢真的存在,那麼我從這一刻、這一秒起,會認認真真的信祢,只求祢把學長趨離出我的世界。

        走出浴室後,我房裡的電話乍然響起,我拿起話筒。

        「喂,學妹。」阿澈學長的聲音,很有生氣地從電話那頭傳來。

        神啊!祢果然是不存在的!

        「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這個瘟神,怎麼無所不在?

        「喔!我去問妳同學的。」學長得意洋洋。

        天哪!我到底是交到了什麼樣的「好同學」呢?明天我一定要去教務處申請轉班!

        「要幹嘛?」我沒好氣的。

        「學妹,妳媽沒教妳什麼是溫柔嗎?」

        真是對不起啊!我媽說,對自己討厭的人溫柔,就是對自己殘忍。

        「溫柔的女生最惹人疼愛了。」阿澈學長自顧自的說著:「不過,我比較喜歡潑辣的,像妳一樣!」

        哇哩咧……

        「你打電話來就是要跟我說這個?」我口氣冷得像塊冰山一樣。

        「當然不是!我是要跟妳報平安的。我安全到家了!我怕妳會擔心……」

        「關我什麼事啊?」我吼著。就算你半途撞到電線桿,或被流鶯綁走,也不關我的事!

        「學妹,妳好沒愛心唷!都不管我的死活。」學長又露出那種可憐得要命的口吻。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管你的死活幹嘛?

        「還有其他的事嗎?」我催促地問著,因為跟他多耗一秒鐘,我的腦細胞就會多死幾百萬個。

        「沒了。」

        「好吧!那我掛電話了!」我的語氣裡,依然沒有半點溫度。

        「等一下、等一下啦!」電話那頭傳來急迫的聲音。

        「又怎麼啦?」我不耐煩的。

        「我明天去接妳上課。」

        拜託!又來了。

        「不用了啦!我的腳還會動,沒有殘癈,我自己會去上課,不勞你費心了,再見!」說完,我大力的摔下電話。

        真是的!若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提早時間去見閻王爺。

        我氣呼呼的站起身來,準備去冰箱倒杯冰開水,來澆澆體內熊熊燃燒的怒火時,一抬頭,卻發現靜雅學姊及文怡學妹正站在我的房間門口,探頭進來瞧著。

        她們一臉驚疑,彷彿是我臉上長了什麼天花麻子一樣。

        「怎麼了?」我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臉,嗯,一切正常呀!連青春痘也沒多出一顆啊!

        「學妹,妳……聽說妳談戀愛了?」靜雅學姊眼中閃著狗仔隊挖到新新聞般的燦爛光芒。

        「沒……」

        我正要開口否認,文怡學妹馬上打斷我。「聽說是電機系的學長。」

        「沒有啦!妳們聽誰說的?」正所謂謠言止於智者,這個世界上,愚者果然比智者多出許多。

        「學妹!」學姊慢慢地逼近我,臉上的笑像水面的波紋一樣,迅速的漾開來,「真看不出來哩!聽說人家還追妳追到咱們宿舍樓下來了。」

        「而且,還抱了一大束花咧!」學妹好事的補充著。

        「說看看對方是誰嘛!我們都很好奇呢。」學姊開始發揮她好奇寶寶的本性。

        她沒去當「壹週刊」的記者,真是浪費!

        「對嘛!學姊,妳說嘛。」學妹倒不忘替靜雅學姊幫腔。

        「我跟那個人真的沒什麼啦!」氣死我了!那個笨蛋學長倒是挺會替我製造話題的。

        「唉唷!妳就說一下嘛!我不會說出去的啦!」學姊拍胸掛保證。

        我才不相信!

        靜雅學姊最大嘴巴了!每次跟她說什麼,她都會一面說「我的嘴最小了,什麼祕密都守得住」,一面又四處逢人就說,說完還不忘加上一句「別說出去唷!這件事我只跟你一個人說唷」,結果,搞到最後,一件個人的小祕密,往往會變成人盡皆知的祕密。

        「我也不會說出去的。」文怡學妹何時變成應聲蟲了?

        「到底是誰跟妳們說的?」聲音是從我的牙縫間迸出來的。

        有人說「怒不遷三」,就是不要遷怒給無辜的第三者,可是氣頭上的我,早已經沒有容忍的雅量,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對、對面早餐店的小麗姊……」學姊大概是被我憤懣的口氣嚇到,於是戰戰兢兢的回答。

        學妹更是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小麗姊是宿舍對面早餐店的老闆娘,同樣隸屬於「八卦幫」,我感覺我的聲譽早晚有一天也會毀在她的手裡。

        看來,小麗姊跟阿澈學長都是我命中的剋星。

        我無奈地看著學姊及學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也許,明天我該到文具行去一趟,然後買一捲膠帶,送給小麗姊……

 

 

流言的殺傷力是很可怕的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