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隔天早上,祕書準時來接我上學。已經換上制服,收好書包的我,把捲成一卷的
 
對聯交給她。
 
 
「你昨晚熬夜寫這個?」她盯著我臉上兩大圈黑眼圈,像是醫生詢問病人似的,
 
連關心都關心得很專業。
 
『是啊。』我把視線移向腳上的鞋子,不敢和她四目相接,免得被她發現我說謊。
 
昨晚我只睡了一小時左右,但卻不是為了煩惱該在對聯上寫些什麼,而是煩惱自
 
己是否無意間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惹惱了昨天那位送晚餐的可愛女孩---否則
 
她為什麼不肯告訴我她叫什麼名字,還說什麼自己根本沒有名字?
 
 
「校長吩咐過要我先檢查一下對聯,再直接送到小姐房裡。」她說著打開我剛交
 
給她的對聯,唸出上面的辭句。「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嗯,我記
 
得這是李白的詩?」
 
『嗯,是李白的七言古詩,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
 
「你程度不錯嘛!」祕書推了推眼鏡,嘴角微微上揚,「坦白說剛開始我一直以
 
為你是個草包,因為你送校長那幅對聯你知道的,意境不是很高,他卻拿它當
 
寶。」
 
 
『我程度一點都不好。我知道這首詩是因為以前被我媽逼著學書法,臨過不少帖
 
子。不過背得起來是一回事,理解詩的含意又是另一回事。』我誠實的說。
 
「我認為這首詩很適合小姐。」祕書很俐落的把對聯重新捲好,「我們走吧,早
 
餐時間已經開始了。」
 
 
往餐廳的路上,我們並肩同行。我裝作不經意聊起昨天的晚餐,『昨天送晚餐過
 
來的女生,掉了一條手帕在我房間,我想還給她,妳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嗎?』我
 
信口雌黃道。
 
「她沒有名字,你就叫她9527就可以了。」
 
聽到和昨晚一樣的回答,我忍不住驚訝脫口而出:『哪可能有人沒有名字!』
 
 
「小姐說她沒有名字,所以她就沒有名字。小姐叫她9527,所以她就叫9527
 
這麼說你懂嗎?」她有些急躁的反問我,「難道沒人告訴過你,在學校裡一切都
 
得按照校規行事?」
 
『我當然知道在學校要遵守校規,但她有沒有名字跟校規有什麼關係?』
 
「在這裡,小姐說的每句話都是校規。違反校規會有什麼後果,入學通知書都寫
 
得很清楚。」她語氣嚴肅,「小姐想要這麼叫她,大家就是得配合。不配合,就
 
視同違反校規,你要是多事,不但會害了她,也會害到自己。」
 
 
『這擺明了是欺負人。』我為9527打抱不平,『就連她爸也管不了她嗎?』
 
「那當然。學校是為了小姐蓋的、所有學生老師都是小姐自己挑選的、校規當然
 
也是小姐說了算。這裡所有的一切,都得照她的意思進行,唯一的例外,就只有
 
你。」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非常惶恐。『我怎麼了?』
 
「因為只有你不是小姐親自挑選進來的。」
 
 
『因為我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我還沒見過這學校其他的學生,不知道所謂「挑
 
選」的標準在哪裡?是特別帥、特別美、特別聰明、或是多才多藝?
 
「剛好相反。小姐挑的人,都是她恨的人。」我們恰好走到餐廳門口,她握住門
 
把、放低聲音叮嚀我,「我不知道小姐會怎麼對你,理論上你們素昧平生,她應
 
該不會傷害你,但這也不過是我的猜測。總之,如果有人欺負你,先忍下來,傍
 
晚我會再去找你。」她不給我繼續追問的機會,拉開門,把我推進餐廳。
 
 
偌大的餐廳裡明明坐了幾十個人,卻安安靜靜,連外面的蟲鳴鳥叫都能聽得一清
 
二楚。除了偶爾幾聲杯盤刀叉碰撞的聲音外,沒有任何交談聲,更別說是笑聲。
 
每個人似乎都只專心對付眼前的食物,甚至沒人抬頭看我一眼。
 
 
在無聲的壓力下,我輕手輕腳的取了餐盤,在長長的自助吧台拿了鬆餅和西式煎
 
蛋捲之後,找了張沒人的空桌子坐了下來。鬆餅外酥內軟,搭上楓糖漿真是絕配!
 
而煎蛋捲軟嫩可口,裡面包著清脆的蔬菜丁和濃稠的起司,再配上新鮮蕃茄調製
 
成的蕃茄醬汁,同樣好吃極了!
 
 
三兩下掃空盤子,我意猶未盡。舀了碗冒著熱呼呼蒸氣的玉米濃湯,回到座位,
 
無意間抬頭我發現,不知從何時開始,餐廳裡所有人的目光忽然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試著友善的跟大家微笑、點頭致意,不過大家的眼光還是盯著我不放。好吧,
 
或許大家對新同學都很好奇吧,你們愛看就看個夠好了。我把注意力移回眼前的
 
湯碗,舀起一匙湯放進嘴裡。
 
 
湯的味道好怪這不是玉米湯嗎?為什麼會有股怪味?我忍不住抓了紙巾把湯
 
吐了出來,這才發現湯裡那一顆顆黃澄澄的、我以為是玉米粒的東西,根本不是
 
玉米。我用手指輕輕一壓,那黃色的顆粒便碎成粉末狀。這難不成是有人故意
 
把粉筆切碎了放進去整我?我有點火大的環顧四周,剛剛還看著我的那些人,不
 
約而同的把頭轉回自己面前的盤子,若無其事的吃著。我直覺他們事前便串通好
 
要整我,不然哪可能這麼巧,整間餐廳這麼多人,卻沒人拿湯?
 
 
我想到剛剛祕書說的---如果有人欺負你,先忍下來。故意在湯裡面放粉筆,應該
 
算是一種欺負吧?然而我不是那種有勇氣站出來對抗惡勢力的正義使者,面對這
 
種事不用她提醒,我也是會選擇默默忍耐。我起身走出餐廳。雖然背後沒長眼睛,
 
但我確定無數不懷好意的眼睛,正目送我離開。
 
 
距離第一堂課還剩15分鐘,我拎著書包漫無目的在校園裡晃來晃去。陽光透過
 
樹蔭灑落在我身上,好亮好溫暖,但在我的心裡,卻籠罩著一朵朵黑壓壓的烏雲。
 
我第一次覺得學校好可怕,第一次很想翻出圍牆,離開這個鬼地方。
 
 
那不過是一碗湯、不過是一個玩笑。我拼命這麼說服自己,但一點用都沒有。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