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弄


最後一杯咖啡已經見底,

小綠已經睡得不省貓事,

老闆幫我把咖啡杯收到吧台,

「故事說完了,妳睡得著了嗎?」

他一邊洗著杯子,一邊笑著對我說。


『所以到底什麼是六弄呢?』

聽完故事的我,還是不清楚六弄是什麼。


「咦?妳沒看見嗎?」

他的表情有點驚訝,

「展示櫃裡那張書法就是六弄啊。」他說。


他那雙還在滴水的手指著展示櫃的方向,

我突然想起在我進門之前,

在展示櫃裡看見的那已經裱框的書法。











關老闆說到這裡就沒有再說話,他安靜了好一會兒,我本來想說些什麼,但卻不知

道該說什麼。

小綠趴在我位置旁邊的地板上,牠的眼皮很重的樣子。


『你說的沒錯。』一陣安靜之後,我先開了頭。

「什麼沒錯?」

『你說這是多事之秋,說的沒錯。』

「不,還沒完。」

『還沒完?』













有一段時間,我的心情每天都是低氣壓的,用天氣來形容的話,大概就是那種會飄

著細雨,灰濛濛的雲蓋滿了整片天的。


我時常在睡夢中醒過來,然後心會狠狠的痛兩下。一下是因為媽媽,一下是因為李

心蕊。因為當我的腦袋一開始運轉,我就會無法控制的想起她們。我時常在一片漆

黑的寢室裡,只有窗外透進來的一點光,伴著室友的鼾聲,還有寢室外面走廊偶爾

啪搭啪搭的拖鞋聲,獨自一個人坐在床上,會不自覺的哭,眼淚掉在手上,卻是心

被燙了一下。


那段時間,很多同學跟朋友會時常來找我一起去幹嘛幹嘛,例如跑步打球吃飯看電

影打麻將看美女散步逛街吃冰遊愛河....等,我知道他們是為我好,他們不希望我

一個人獨處,所以拖著我一起做些事,免得一直想起難過的事,心裡會更痛苦。



阿智最勤勞了。

他幾乎兩三天就從台中下來一趟高雄,有時候他翹了一些課,下午就出現了。有時

他到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他打電話給我要我去載他的時候,都會用很精神抖擻的聲

音說:「喂!本大爺在此,還不速來迎駕!」


阿智說,這是一個過渡期,忍過去,撐過去,咬著牙再難過都要渡過。

其實我想跟他說,如果我渡不過,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呢?


一個月之後,高中同學會那天,我其實很驚訝的,因為除了已經出國唸書的之外,

其他人全部都到了。阿智在一家牛排館裡面訂了四十個位置,結果一共來了四十九

個人,因為有些人帶了自己的男女朋友來,還有一個同學說他女朋友已經大肚子了




兩年的時間真的可以讓人變得很不一樣。高中的時候一點都不修邊幅,鬍渣時常鋪

在臉上,衣服時常亂七八糟的男生,現在乾乾淨淨的像個小生。而一些本來比較豐

腴的女孩子,現在看起來玲瓏有緻,高挑纖瘦。


短頭髮的變長了,長頭髮的變短了。本來不太多話的,今天整場都是他的聲音,本

來比較聒噪的,帶了女朋友來就一整個安靜了。


如果兩年的時間可以讓一個人變這麼多,那麼可不可以把現在的我立刻帶到兩年後

呢?我想看看兩年後的我是不是好好的?是不是像本來的關閔綠一樣快樂?


我以為李心蕊不會來,但是她來了。大概有兩個月沒見到她,我卻覺得像是兩年那

麼久了。她坐在蔡心怡的旁邊,兩個人還是跟以前一樣姐妹情深的樣子,好多話可

以說。


在這之前,我已經交代過阿智,我媽過世的消息,絕對不要跟同學說。我不希望一

場同學會變成關閔綠安慰會。


不過,李心蕊還是知道了。『閔綠,伯母的事,你好點了嗎?』她拿著一杯可樂,

走到我面前來敬我。

敬什麼敬啊?這又不是喜酒!這是我當下心裡的反應,我相信我這個反應多少也顯

現在表情上了。


「托妳的福,我好多了。」我說,我知道我的臉色不好看,我的口氣也挺差。

『....』她沒說話,我想應該是被我嚇了一跳。

「對不起,」過了一會兒,我向她道歉,「我不是有意的。」

『沒關係,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為什麼你知道我媽媽的事?」

『蔡心怡說的。』

「為什麼蔡心怡知道?」

『我想是因為阿智吧。』她轉頭看了看蔡心怡跟阿智,『你不知道嗎?他們已經在

一起了。』李心蕊說。



我這才想起上個禮拜的一通電話,阿智在電話裡結巴,我問他是不是喝了鹽酸燒壞

喉嚨,所以才說不出話來,他說不是。


「那不然是什麼?」我問。

「我只想跟你說,手機這個發明真是太讚了。」阿智終於比較不結巴的說。

「讚在哪裡?」

「讚在....呃....讚在....啊!讚在拉肚子的時候還可以帶進廁所裡玩貪食蛇解無

聊。」

「....」我真的不懂他在說什麼。

「沒事啦!閔綠,我要去拉肚子啦!拜拜!」然後他就把電話掛了。



當時我壓根沒想到那天就是他告白成功的時候。不過,這也不能怪我,當一個人打

電話來結巴,而且那個人是你最好的朋友時,你沒有請他去趕羚羊已經算是很好的

了。(不懂趕羚羊是什麼的,表示你是一張白紙,在此給你拍拍手,讚許你的純潔

。)



「為什麼阿智沒有告訴我?」

『我想,他是個好朋友。』李心蕊轉頭對我說。

「為什麼這麼講?」

『因為他不想在你最難過的時候,還告訴你一些他高興的事,感覺像是會增加你的

不幸。他不想對你造成這種心理對比。』

「他會不會想太多?」

『他是該想這麼多,如果他真的是好朋友的話。』李心蕊說。



後來才聽李心蕊說,那天阿智用手機傳簡訊給蔡心怡告白。


阿智傳:有個男生很喜歡妳。

蔡心怡回傳:喔。

阿智傳:喜歡很久很久了。

蔡心怡回傳:喔。

阿智傳:剛好那個男生跟我很熟。

蔡心怡回傳:喔。

阿智傳:所以他要我幫他傳簡訊給你。

蔡心怡回傳:喔。

阿智傳:阿不然妳是沒心沒肝的喔?都沒感覺的喔?一直喔喔喔喔的很冷耶!

蔡心怡回傳:我是在等著看你一句“我喜歡妳”要花幾個簡訊錢才要說完。



聽到這裡,我轉頭看了一看蔡心怡,她真的是可以把阿智管得死死的女孩子,很獨

特的聰敏讓她看起來就很精明幹練。



「等等吃完飯,妳有空嗎?」我回頭問李心蕊。

『要幹嘛?』

「把我答應過妳的事做完。」

『什麼事?』

「妳跟我去就知道了。只要十分鐘。好嗎?」

她先是想了一想,『好。』她說。



這天,吃飯結束,一堆同學喊著續攤,大家都想去KTV狂歡,一起喝點酒唱唱歌,

好好的聚一聚。


但是,坦白說,我一點狂歡的心情都沒有。

我背著我的背包,走向我的摩托車,阿智跑過來要我不能走,他說如果我不跟去就

是不要他這個朋友。


蔡心怡跟在他旁邊,兩個人看起來很幸福。


「我還有想辦的事。」我對著阿智說。

「辦啥?有什麼事比現在跟我們一起玩更重要?」

我拿出我的背包,打開來讓他看,「這是煙火。」我說。

「你拿煙火幹嘛?」

「我答應過李心蕊,要跟她一起放煙火。」

「那也是你要跟她考上同一地區的學校才要放啊。」

「是沒錯,不過,我想完成這個心願嘛。」

「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不不!」我制止他,「別了,你去只會煞風景,我跟李心蕊去就好,說不定還

能來個最後一吻,如果你在那裡,我會親不下去。」



「那你放完煙火一定要回來找我喔!」阿智抓住我的摩托車龍頭說。

「好。」我點頭。

「你不要黃牛!」

「好。」

「你不准唬爛!」

「好。」

「你放我鴿子我會找你算帳的!」

「好。」看著他認真的表情,我笑了起來。
















- 待續 -
















* 對不起,我黃牛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