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次聽見李心蕊的聲音,是兩個禮拜前。

前一個禮拜是期中考,後面一個禮拜是墮落週,考完試就一整個墮落的生態,在每

一個大學生的身上都有機會看見。


這七天的墮落週裡,除了水藍色的雪之外,我還跟“奢求”、“他不愛我”、“美

麗的秀秀”、“斷掉的鞋帶”.....這些人聊過天。


通常,我只是上線,然後打上我的暱稱,就會有人跟我說話。

但其實我的暱稱已經不是小綠貓了,我怕會勾起對水藍色的雪那種遺憾的回憶,所

以我把暱稱改成“誰敢來晚餐”。


剛開始一堆人都會自以為幽默地跟我說話,「我我我!我跟你晚餐!」、「一客多

少錢?」、「你煮嗎?」、「我不吃晚餐,午餐可以嗎?」....,我都只是哈哈哈

的輕輕帶過,然後他們就不會再傳第二句話回來。


而“奢求”這個人比較奇怪,他先是問我吃葷還是吃素,然後就一直告訴我吃素的

好處。「因為吃素,我已經瘦了三十五公斤了。」他說。


誰敢來晚餐:瘦了三十五公斤?那你本來幾公斤?

奢求:一百三十五公斤。

誰敢來晚餐:你是要湊整數就對了?


我知道跟“奢求”沒辦法聊得下去,於是我立刻假裝斷線,再換一個暱稱上來,叫

做“愛要說出口”。




這時我遇到“他不愛我”,她說她是個國中生,男朋友有七個女朋友,她排第六,

每天都為了男朋友的花心在難過。


愛要說出口:哇!他是韋小寶喔!真令人羨慕!

他不愛我:你幹麻羨慕,人家都這麼難過了。

愛要說出口:別難過別難過,妳的愛要說出口啊。

他不愛我:我對他的愛都已經說出口了,他還是不愛我啊。

愛要說出口:往好的一方面想,至少妳還排第六啊。

他不愛我:可是第七是他家的狗啊。


我知道我沒辦法解救這個小女孩的悲劇,於是我又斷線了,再換了暱稱上來,叫做

“寒冷的冬天”。




這時我遇到“美麗的秀秀”,她說話比較奇怪,你不太能了解她到底想跟你說什麼

,跟她說話你總是一頭霧水。



寒冷的冬天:美麗的秀秀,你好啊。

美麗的秀秀:梅花梅花滿天下,越冷它越開花!

寒冷的冬天:....

美麗的秀秀:你好啊!寒冷的冬天。

寒冷的冬天:你好你好。你在唱歌啊?唱梅花?

美麗的秀秀:伯朗咖啡,藍山風味。

寒冷的冬天:......你在喝咖啡?

美麗的秀秀:你好啊!寒冷的冬天。

寒冷的冬天:是是是,你好。

美麗的秀秀:三陽機車,巡弋125,新上市。

寒冷的冬天:......................

美麗的秀秀:你怎麼都不說話啊,寒冷的冬天?

寒冷的冬天:兒童專用維他命,小善存。

美麗的秀秀:哎呀!我跟你真聊得來!

寒冷的冬天下線了。



天知道這個“美麗的秀秀”有什麼毛病?或許她是邊看電視邊上聊天室,電視說什

麼她就打什麼。不過,管她是怎樣,我只知道這時候快點斷線,對我跟他來說都是

比較好的。


最後一次換暱稱上線時,我用了“出走的戀人”,而這次碰到的是一個叫做“斷掉

的鞋帶”的女生。


出走的戀人:你好啊!斷掉的鞋帶。

斷掉的鞋帶斷線了。

出走的戀人:.....嗯?

斷掉的鞋帶上線了。

出走的戀人:你好啊!斷掉的鞋帶。

斷掉的鞋帶斷線了。

出走的戀人:.....

斷掉的鞋帶上線了。

出走的戀人:你好啊!斷掉的鞋帶....

斷掉的鞋帶斷線了。

出走的戀人:.....嘖!

斷掉的鞋帶上線了。

出走的戀人:斷掉的鞋帶,你要不要改暱稱叫做斷掉的網路線?

斷掉的鞋帶斷線了。

出走的戀人:幹。

斷掉的網路線上線了。

出走的戀人因為使用不文雅字眼,被網管人員踢出聊天室了。



我發誓,我這輩子都不會再上聊天室聊天了。

室友看見我在聊天室裡的遭遇,很開心的說:「你看吧!第一次見網友就遇見美女

,把運氣都用光了,現在連想找個人聊天都這麼慘。」


他雙手叉著腰,仰天長嘯似地哈哈大笑,自顧自的高興著,我連理都不想理他。拿

起手機打電話給阿智,他說他正在聯絡高中同學要開同學會,沒時間跟我哈拉。


看了看時鐘,晚上十一點半,墮落週竟然找不到事情做,我帶著鬱悶的心情,爬到

自己的床上,室友依然在BBS上面跟別人聊天,有時候他會自言自語,甚至會突然

哈哈大笑起來,「不然你是白癡喔」,我都會這麼罵他。


不知不覺的,我睡著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我只知道隱約當中

我聽見熟悉的聲音,那是我的手機鈴聲,我在睡意尚濃,迷朦之中接了起來,電話

那頭,是外婆的聲音。


『你媽媽走了。』她說。


因為我還以為自己在作夢,所以我只是哦了一聲,想繼續再睡下去。


『閔綠,醒一醒。』外婆在電話那頭叫著。

「......嗯?」我還在恍惚。

『醒了沒?』

「....嗯?....嗯.....嗯.....」

『你剛剛有聽到外婆說什麼嗎?』

「嗯....?妳說什麼?」

『你剛剛有沒有聽到外婆說什麼?』

「....嗯....沒有。」

『你媽媽走了。』


這時候我才真的醒過來,我看了看窗外,天剛亮,我環顧了四周,我確定我是醒著

的了。


「外婆,妳說什麼?」

『你媽媽走了。』

「.....」

『你請個假回來吧。』外婆說。



外婆掛掉電話之後,我依然拿著電話,一臉呆滯地坐在床上,室友被我的電話聲吵

醒,咕噥了幾聲。
















- 待續 -
















* ..................... *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