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鬧得那麼大的新聞,時間一久,也船過水無痕地在人們忙碌的生活中逐漸褪去。

  那一年的冬天雪下得並不大,只稍稍在森林鋪上薄薄的白雪,偏暖的陽光一照,立刻化作亮晶晶的水珠,綴滿了等待發芽的枝椏。

  原小姐曾經佇立在那樣的樹下,仰著頭,觀看上頭發著螢火蟲一閃一閃光芒般的枝頭。我第一次見到穿著香奈兒套裝的原小姐如此融入安詳得幾乎就要靜止的畫面,她專注的側臉似乎什麼都沒想,只是單純在欣賞眼前的一景一物。

  不久,秋本先生來到她身邊,和身材高大的秋本先生相較之下,原小姐顯得弱不禁風,然而不受到任何壓迫似,她對他愜意笑笑,目光又回到這座森林。

  秋本先生的復原情況比預期好,下個月就可以回來工作,繼續擔任我的司機,因此原小姐輕聲對他說:

  「那孩子就拜託你了。」

  「妳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做的。」秋本先生低沉的聲音含著一道無聲嘆息:「不過也多虧妳,拓也和雨宮可以不用被迫分開,聽說從台灣機場打電話通知拓也到成田機場找雨宮的人是妳。」

  「我不是為了他們,我從來就不是那麼好心的人。」

  「那麼?」

  「我只是……」她櫻唇微啟,躊躇片刻,才淡淡勾出安慰的笑意:「只是希望看到有人可以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只是想看到那樣的奇蹟罷了。」

  秋本先生對她溫柔地彎起嘴角:「很多人都可以,妳也可以。」

  她看了看他,是那種五味雜陳而又深刻的凝望,許久,似乎要說些什麼,但幾分鐘下來,原小姐還是放棄了。她自嘲地笑一聲,轉向無人的森林:

  「我就是這點不行,大概一輩子也辦不到吧!」

  我想,原小姐一定很喜歡秋本先生吧!因為太喜歡了,害怕搞砸一切,所以,她和秋本先生只是一起靜靜看著水晶般的雪水……一顆顆無聲落下。

  我想幫上點什麼忙,不過,再怎麼想,好像沒有我可以做的事,心裡不由得焦急起來。

  原小姐離開秋本先生,半途撞見我:「怎麼了?那種表情。」

  「原小姐……」

  「再怎麼說,妳也算違抗事務所安排的行程,還惹出這麼大風波,早點回去好好道歉吧!」

  「我……不回去,我要跟原小姐共進退。」

  「妳在說什麼傻話?」

  「沒有原小姐在的事務所,我也不會留下來,更何況原小姐是因為我才離開的。」

  她聽完,板起臉,冷冷教訓我:「沒讓妳去美國,是我個人擅自決定,為了這個失誤而離職也是理所當然。但妳是事務所簽約的藝人,未來還有一堆工作等著妳,怎麼可以說走就走?」

  「違約金我付得起,哪裡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想和原小姐一起工作!」

  我著急得快哭出來了,該怎麼做才能把原小姐留下來,她是那麼能幹的人物,根本就不是我能夠說服得了的:

  「當初,是原小姐挖掘我,又一路提拔我到這個地步,沒有原小姐,就沒有今天的雨宮未緒,所以……」

  「妳想說,將來如果我不在,妳該怎麼辦嗎?」

  原小姐連聽都沒聽完就打斷我的話,我面對她略帶責備的目光,汗顏了起來。

  「對人生感到不安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因為這樣,就一步都不敢前進了嗎?未來會怎麼樣,沒有親自走到那裡,是永遠不會知道的,與其煩惱著未知的將來,不如好好關注現在。現在的妳是事務所的歌手,跟著新的經紀人,做好他幫妳安排的新工作。往後,或許你會遇見更出色的人,或許會發生許多令妳驚奇的事,誰知道呢?不好好用生命去感受現在的一切,不管過了多久,都只能在不安的人生裡原地踏步。」

  她的手才輕輕放在我肩上,馬上碰落了我盈眶的眼淚,原小姐依舊面不改色地說下去:

  「妳說是我挖掘妳的,既然這樣,我就不允許妳只做到這種程度而已。妳可以更好,事務所堅強的實力對妳的事業很有幫助,新的經紀人可以帶給妳多元化的發展,妳應該留在那裡努力下去,這是我身為經紀人……在工作上給妳的最後一次忠告。好好加油,未緒。」

  當她唸完我的名字,我感到原小姐離去時所帶起的微風涼颼颼地擦過我手臂,聽著她從沒猶豫過的腳步聲漸漸遠離,想要用力拉住她的心情也愈來愈強烈。我轉過身,叫她:

  「只有我一個人得到幸福太不公平了!原小姐呢?妳呢?」

  離我十公尺遠的地方,積了一地厚厚的枯葉,她雙手放在長外套口袋中,回頭看看我,露出十分輕鬆而亮麗的笑容:

  「哎呀!不做妳的經紀人,以後就當妳的歌迷,不也是挺快樂的嗎?」

  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了,原小姐的工作、原小姐的幸福等等,那些我才不在乎呢!我只是不想和原小姐分開,如此而已。然而她的笑容卻讓我連一句強求的話也說不出口,目送著她的離去,我彎下腰,向那個捨不得的背影深深行禮,淚水點點落在發出芬芳香氣的泥土上,好久,好久都沒有起身。

  踩過一地腐爛的枯葉,朝著回暖的陽光走去,然後,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原小姐。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